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794|回复: 24

另一个地方 | 泰国中文论坛 - 泰国华人论坛 - 泰国生活百事通

[复制链接]

16

主题

2373

帖子

2687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727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4-13
在线时间
314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发表于 2022-3-7 17:56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一幕
( s/ U1 P5 V: D* h7 G6 X
- K1 c+ ^& u# y5 w3 ^; D这是一个故事,在另一个地方。
' ?; T) Y7 s7 q% Q! A
- a; |4 X: n% N: a7 ~有一个人,生活在一座城市。
) Y2 R; n* w# |/ k
8 ~! I8 q; x( M8 F3 h他去一家热饮店,买了一杯热的香料水。
5 M9 r& k' K1 g/ D" R& P
9 Z; z( M' H6 R2 |! l- n这杯香料水在透明的水晶制杯子里。香料水是浅蓝色的。这个人喝了一口香料水,提一提神。
3 r9 r5 t& C" r7 Q# ^; {! v! o2 R! }+ _: a
热饮店很暖和。现在是冬天,热饮店外到处都是雪。! N& i* Y; v0 u  {

, Z1 O6 z& x2 [" ~- \5 {2 y店里有人说话:“以前都是贵族当官,老百姓做奴隶。”
5 z9 v& k0 j* S8 v' X+ ~9 x9 ?4 i* C$ N+ J" F
喝着热香料水的人答话:“现在是考举上,考举上的人当官,考举不中的人,不能当官。”
2 k4 B- Y! Q  ?
! d7 R. P* ]- i1 \7 K3 ^$ J- Y店里说话的那个人,找喝香料水的人聊。说话的人说:“我的名字是贤文。”+ K  p8 B. S3 f) F

$ W' O1 `( w4 r. Z喝着香料水的人说:“我的名字是良中谦。”
3 [6 n0 c; O+ V7 y- T# h3 g1 D. U$ _5 x# B6 O
贤文说:“民众最重要。国家次之。这就是民本主义。”7 J2 F$ }) T, R9 t; O

& P* j# A' H8 S% W( t& ?良中谦请贤文在桌边坐下。良中谦说:“你要喝什么?”
- I7 h- ?9 l3 e6 o9 K4 O- D/ Q; E' I- o+ Q0 A& [+ X) X' ^' m1 j
贤文看着店里的顾客们。贤文对良中谦说:“你打算考举进贤吗?”  d4 b+ {$ T& W: I, e' c( G

- ]8 L5 Z! k, m& B( U6 B- Z良中谦点了一杯热水,说:“我是天材的文人,自然有道考举经世。”
/ g" }: B* B9 M* ?' S! Z" B# D3 c# Q; F: {% g3 O) f( j( a
贤文喝热水,说:“你对时政有什么看法?”
& U1 P% O/ C$ C# K1 L3 |
: j& U4 T* H4 L" a& m3 V% h6 E良中谦说:“国家应该集权。我们有几件事情要做。要国家来办。”良中谦看看旁边桌子的客人们,大家也在听,说:“我们要制作一颗人造卫星。微美公司也在制作,要能够在这个卫星上住人。我们要成立一家国家企业,经营超级市场,兜底民生,良性和民营商店竞争。我们要发行主权综合物财担保币,一个币兑换一克铜和一公斤小麦,确保货币的币值。”5 C( j  Q+ l3 C! o
: }+ D$ C) }: Y- Y0 b9 n
有店里的顾客说:“你们说国事,我说每个人都想发展,不想低人一等。这就是民本主义。”
7 i& W- ~4 o; C! x" P; {" y! F; a6 {. U- t5 F
贤文说:“乡长和村长要选举。要考核。但是省长百姓怎么知道他们平日里干什么?怎么知道大是大非?所以省长不适合选举。”( n  T% b2 E! k8 `+ ?

# ?$ ~" h6 O" S' a; e有店里的顾客说:“怎么确保官员是贤能?”" j, t4 ?  r& h2 {6 S
$ q% H4 s; R% i1 f( ?: X1 ~
贤文说:“观察世界上的选举,选举出来的总统,未必是贤能。要确保官员是贤能,首先要有考举得功名的本事。”2 G4 E  j' N/ C6 W
0 k; l# J; f) K& \( ^
良中谦请贤文喝水,说:“考举得功名,就有仁义的常识。否则,心思偏狭,怎么一定会贤呢?知道仁义而不做,却也知道廉耻而不自辱。”良中谦对贤文说:“考得功名未必贤能。”$ z2 m+ {( C; i; ?+ D! q' N
( T' |: }4 e* |$ V( c& D& r
良中谦对饮品店的听众说:“大家想想,知道仁义,知道廉耻,你会光着身子在街上走吗?所以考取功名,就知道仁义廉耻是衣服与尊严,最少多了底线,容易出贤者。尊贤卑恶,儒家常识。”7 a( [- _2 j& T0 X

- s& X+ f. B2 X& P8 W* t) D6 K贤文说:“考举为主,民众投票为监督,可以选官员。再从官员中选贤能。”
' A' J0 o8 F! V3 R+ _) A) w
( }- q' l8 y) t9 ~) T店里的顾客纷纷说:“要有底层百姓,能公平往国家政治高层走的通路。否则贵族要欺压百姓。”
' d# G. p) ~7 T" T+ O4 R6 D) x& g6 c. s1 X9 q' h
贤文说:“大家在这饮品店喝饮品。我说大家都是平民百姓。这就是民本的政治治理民本的社会。”饮品店的众人纷纷说好。0 z- u  ?8 m8 e9 n* H
/ `  `" E: B6 S8 l8 s
良中谦说:“大家考个秀才。现在哪里招员工都看看有没有功名。”饮品店的顾客说:“我就是秀才。我还是个工程师。”
) h/ a% W# g3 I: N0 }5 o8 ~
. D! C9 s8 z- O贤文喝热水。贤文说:“下次考试大家要考秀才,考上秀才可以去文明复兴委员会。”良中谦说:“贤良崇尚夏邦文明,进益止在走明路。”! O( D0 T* Q3 R
, ?! D) C* n  S5 r! v" A* F
饮品店有一个店员说:“我也考过了文化综合考试。下次考秀才我也报名。”! r9 M+ i% h& J
, ?0 A8 f, n, e4 P' _& X, N# ^
饮品店有一个顾客问:“参加考举需要什么资格?”良中谦看着这个顾客,说:“参加考举,需要学力合格。要考一个试,语文,数学,人文科,科学科,法律道德科都合格。然后可以参加考举。”
( T* C* k5 T+ o; q) Y8 P8 h7 l$ n) B& L3 D- I3 C3 S
饮品店另外一个顾客问:“参加文明复兴委员会干什么?”贤文说:“参加文明复兴委员会。可以复兴我夏的文明,培养贤能的文识,协力宇宙工程。”
/ J' H$ ~% g' M7 r( F$ r  C, k1 e' K  M( O
良中谦对贤文说:“您这次要考秀才吗?”贤文说:“我已经考取了秀才的功名。我这次要考公达。”
9 M% k/ k5 J; m6 v& s: {/ l
* R3 Z% e1 S) w5 |" w$ @$ I7 d饮品店的众人都说:“祝您考上公达。我们请您来喝热饮。”良中谦说:“我也要考公达。”贤文和良中谦辞谢众人,结账离开热饮店。
( V( }9 N1 p$ H7 ^9 d' m+ \0 u2 F! c2 r: A3 ~  q0 a
热饮店外,良中谦请贤文去图书馆。贤文和良中谦到图书馆,找几本儒学的书。之后,良中谦说:“我请您吃饭,也有要事商量。”贤文说好。* n, u/ ^# x: A  x3 _$ x+ h8 ~7 G
% a6 |$ h0 Z  |- H
到了一个饭店的单间。良中谦点了一壶暖米酒,说:“现在国家鼎革,政治规划,以天下为己任的士人都有所谋划。我们要行儒道以做实事。”( V  p6 k5 t( l7 L& m2 Y6 K- E

9 ?& @! Y$ b! E/ Y# g0 R贤文喝了一碗米酒,说:“现在做事,要整理儒学经典。以前几千年的经典,已经不合现今的实务。”' D1 L& S" E0 p- L: C: F9 _

+ {1 A0 u) S0 ^2 U& g) P良中谦说:“古代的礼法,现在也不可用。都是君主为贵,百姓为轻的朽礼。民本的礼制,应该崇尚民众和人格。”3 z1 A9 o6 W1 U1 f! [

* `7 c" \9 F5 ^# x贤文说:“古代皇帝压制百姓,怕百姓发展夺私利位,代皇帝当皇帝。现在的儒学,要确实行民本之道。”
& j. z; o6 |' J; i$ X9 O! ]
6 z) k; F7 o) [2 T" B良中谦说:“培养国民,要教国民以民本之义,应孝悌之伦。这根本不可出错。”
8 c1 Q& G: x; l* A! ^8 {. T& n
+ e  J) D2 [% c; T! F贤文说:“儒家劝学,有利有弊。劝学可以培养学生。学得多了,人容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。”4 c  A/ x3 E6 G! U& O# i5 G0 X

  a3 E* P( ]9 Y3 ^1 D: B. p良中谦笑而饮米酒一碗,说:“圣人没有看过后世的书,却能写后世不能写的书。你说这是为什么?我说这是圣人自己参悟学思而已。”
$ f7 @  y: N6 B3 {/ R; r# ~# Z/ b7 p6 Q2 M( _8 n' I; {- A
贤文说:“说起闲话,古代儒士讲仁义,皇帝得位是否义,儒生自己也能想。如果皇帝的所为不义,为什么要唯不义为尊?”
& X& V; s  a. t# J; c; F, ^- {5 `
良中谦说:“我也说闲话。我夏的文明有我夏的文化。我夏的服装我夏的礼乐。我们为什么非要西服革履?”3 d1 k7 n" q8 W+ Q$ Z3 ~" \/ q

8 B& W! C/ c  r' k" s. k9 |贤文说:“有人说儒学没用。我说儒学教人有好的内在,有仁义的文识。没有好的内在,没有仁义的文识,岂不是蛮夷禽兽不懂人性吗!”
4 |& y. K8 ?( {7 B5 P. x
9 T' @: e2 H$ a  A4 a. D良中谦说:“现在,佛寺也少。我们要修一些佛寺。拜佛要行善。劝善是好的。”
7 \& U! J  {2 f: F5 _' ?# u; b
5 X% }% t: g  _贤文说:“人们参加文明复兴委员会,文明复兴委员会负责学生的教育,华夏文化的发展。”
9 v. v3 b# ^" Q/ F* ]) v' ~1 @  l  N! ]5 n0 }! _, z
良中谦点菜,点了一份豆腐,一份面筋,一份花生,一份荸荠。又点了一壶暖米酒。4 }$ i- x7 }$ E! g

7 L& O2 S& P: I; [# H: V; e) u' a贤文和良中谦吃菜喝酒。贤文说:“快要考试了。我们考完再谈。”良中谦说:“考完试,我们再谈别的事。”
  O. }- r, E) B( q- j1 X! t
* G8 ?) b5 n6 D- ?. H良中谦和贤文吃完饭,各自回家备考。路边街道上是雪白的街景。& c; V6 g$ R0 ^, c' P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373

帖子

2687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727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4-13
在线时间
314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3-7 17:57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幕
1 y/ F4 @/ X' ~* V4 T$ _  a/ t; F
过了十天,是考公达的日子。& A% o% @/ r3 {8 M# x
/ X' \% W2 L' r$ x: b# P0 ~+ |
良中谦准备好笔,来到考举的考场。考举的考场是文明复兴委员会修建,单人单间的科场。
' W$ L, S: Z- Q. F/ a/ q' ^/ d/ e( y' A
考举的考场,来考试的人,有一百个左右。8 S3 \+ z" f7 M. u7 V$ v
0 i7 s2 m# m/ n# H
良中谦等到开始考试。试卷一是考选择和填空题。第一题是:“请选出符合儒家学说的价值选择。”(一)仁义(二)无为(三)唯物(四)虔信; Y/ U$ K" i' `$ K1 g

+ X2 Q. \' [. l4 l良中谦选仁义,看填空题,第一题是:“儒家学说认为____是对待父兄的态度。”
. R9 Q  k* x8 z( l2 K
# P0 D: g9 B$ F  c: m良中谦回答:“孝悌。”上午的考试考完,考生休息,在科场外吃饭。4 g" }! A* Y4 K- ~# g9 A$ ?
2 X- O% y8 g9 N
下午考文章。考题是:“儒家学说是否应该替君主谋私利”。
6 o# K% W+ V9 v2 n
0 e& u* h8 t& a- D2 T" ^良中谦作答:“儒家学说教人以仁义。君主是国家的统领,应该集国权为民众办事。儒家学说应该为民众谋善不谋不善。所以,君主也应以儒家学说谋善,善以为己,善以为民众。儒家学说应该替君主谋合乎道义的私利。儒家学说不应该为君主谋不合乎道义的私利。不言利害,却有利害。人以利为得,君子以仁义为得。二者不可兼得,舍利益以谋乎仁义矣。儒家学说虽为君主谋合乎道义的私利,却要明白地说:儒家学说为君主谋合乎道义的明政,要重于儒家学说为君主谋合乎道义的私利。这就是轻重。请儒家学说的受教者权度。”
, V8 f/ H+ S" D/ t% N0 K: X6 J/ e* {1 J
良中谦再答:“为宫室之美,君主不过居一宫殿,不可倾一城之地为住处。为妻妾之奉,君主不过一人而已,不可有众多妻妾。为财富之多,君主的私财,为百姓用,则为公财,应用以公途;君主的私财,为自己用,应该算得清账目,以公开曝光服民众。仁者爱己亦爱民众,义者以阳光泽被生灵,不可以私害百姓。请儒家学说的受教者监督君主的财用。如此则少过错矣。”
: {0 O' R! N$ L7 @: ~9 e, q$ D( y  Y2 c. F( I
第二道考题是:“士农工商,是否儒家学说应该重本而抑末行”?
! b6 q7 R1 J# F
  U, J' Q! l; L6 N良中谦思考作答:“现在,百姓生活必需的,还是健康的食物。食物在现在需要种植,农业为民生之本。这个本,要重视和保障。工业是现在发展宇宙开发的必然要求。须知航天到宇宙,需要高工业力量。现在着重发展宇宙开发工业,是发展国家和民族的时务需要。我说在现在这个时候,农业为民生之本,工业为发展之重。国家为民众,该视之为重。”
7 R: }6 y  ?" r1 _  j& m7 B! v: i3 C6 Y# z, n" D! ~7 Q( I
良中谦接着作答:“国家治理需要贤能之士。民众国要选拔仁义而有才能的国士作国家的执政大臣。这是国家首重的政治。国士选贤才做官员,国家政治清明而有力。于是民众得治世,文化有尊贬。”+ Q  k( \/ n, `

/ {& C/ ]- `/ k: I( e7 |良中谦再作答:“富商经商而有钱,抑制富商阻断民众的福祉,干扰国家的大计,是民本之义,时制取宜。如此而已。”
" ]+ J! T2 I0 D! u1 v! q. q, `9 Q* d# @. P4 V1 _1 |8 K' s% b$ S
良中谦再作答:“国家要经营国家的企业,国家要经营民众的教育,这是重以为民众。国家要抑制不利民众的风俗,国家要抑制不仁不义的教育,这是阻民众走邪路。这样有重民众之所益,抑损害民众的事情。这应乎民本主义之明政。”, O- ]# b9 ?" g' {1 E

# l- I( |9 Q1 m" p/ ]良中谦答完考公达的试卷,交卷离场。良中谦没有耽搁,径直离开文明复兴委员会的考举科场。* ?! y) s5 Q7 y; C3 J4 r+ U
5 S! j( q! q1 W+ x+ e
天已经晚了,良中谦找了一个饭馆,吃晚饭。饭馆里人不少,良中谦点了一份小米饭一份菜羹。吃了起来。饭馆里有人说话,说:“今天考公达,这是坐公车达世位的途径。”
" R7 \0 b8 W7 \" U/ Y: Q- H7 c. V- I) k8 b
饭馆里的另外一个人说:“我今天去考公达。我说国家要找能答好这样试卷的人来做大官。”饭馆里的民众都说好。- U2 a* \* g( L3 o

- n( J6 L) j/ _# f8 l饭馆老板说:“我今天也去考公达了。我是职业的厨师,也有志以儒学匡济天下!我考上公达也未必去做官,但是要论政。”
* k7 q+ l4 F& n
  s5 K8 I9 K9 g6 m良中谦吃饭。良中谦吃完饭以后,说:“现在的民众国,要给百姓宽松安全的生活。”
% I, T( B# O1 E) ]9 }9 l4 X, f( Z4 w% N* O! v  q+ p' [
饭馆老板说:“您说宽松安全的生活,我说人要有人的文识,以教养民族的德与善。”
) j$ t; ]8 i# i0 ^5 Z% C0 S& k/ h' ^" a3 @
良中谦说:“考举可以选优,打破世袭权贵垄断政权。再教养民族的善德,那么我们就能发展一千年了。”
, Q4 a; [# ?$ m, A
, l9 E/ ]6 K( o) D  F* `饭馆老板说:“人人都想吃好的。我是开饭馆的,食色,人皆欲之。大家都饱暖,何人不思欲?这要怎样看?”4 V" b6 _( [) G" k# b9 Q" q/ G+ s
1 R$ Z" s/ _; t( ^  Y0 T& I- Y
良中谦说:“我欲吃素,不欲吃肉。我欲众乐,不欲颠倒。人皆有所欲,不过取其善乐。我说我想结交的人,未必是颜色美丽的妇女,不过如此而已。”; b* N& s4 y  o4 c/ c

; }& R; m* s  L1 d良中谦说:“应该推广养善欲,克禁恶欲的文化礼规。就如同毒品不可买卖,卖淫需要法禁一般。鼓励大家参与体育运动,阅读文学作品,参与文明复兴委员会的文化事业。这样就能疏导善欲入善本的海洋,阻挡欲念行阴恶的毒道。如此可保几千年的世间之治。”
* h. q9 K, {  z- P8 X0 O5 T
8 K+ [( j8 m4 e* _4 q2 f饭馆老板说:“您说得好,善欲为善,恶欲应减。如此世俗可以为善渐。您有大才。”' ^+ u8 K  E" a' @
& E) D5 z* Q9 z, h5 y
良中谦喝了一杯热水,结账走出了饭馆。天色已黑,气温冷,人心略暖。
+ J  q! p$ `& `. g" C) t: Y; f( g" u' a. |, B8 b- {
良中谦走在夜路上,路边的楼上亮着丘灯。天宇是玄赭红的,城市的灯彩在天空显成光幕。
$ d! ]! I' f+ ]- U  r
9 x  p4 e9 Z7 O# I  V" L) X有一个小女孩,走了过来。夜路很黑,小女孩碰到了良中谦身上。良中谦没有让,扶起了小女孩,说:“你在晚上要去哪呢?”: C( f' e2 Q* |
4 d9 `8 f" {2 F# ~# {$ j
小女孩说:“我想回家。迷路了。”良中谦把小女孩送到了警察办公的地方,告诉警察情况。警察朝良中谦敬警礼,对小女孩说:“叔叔送你回家。”# s" J% w* J0 ?

0 ?8 E7 ~( j8 |) s2 f. Y2 V. k; n小女孩对良中谦说:“天上的星星漂亮。”良中谦对:“地上的女孩儿不知不可乱跑。”小女孩说:“你不回家吗?”良中谦说:“你们把她送回去,我这就走了。”良中谦离开警察署,看了看天上的星星。* K9 h; N4 W  B

0 E5 g5 i. d+ M% v0 X" A天上的星星只有一颗。是最亮的金星。
9 X  F) J. q2 \
, N6 \2 _' [; V( T良中谦在夜色里走到热饮店。良中谦点了一杯热开水喝了。之后回家休息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373

帖子

2687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727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4-13
在线时间
314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3-7 17:57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幕$ ^$ [) {1 p7 j, V0 Z& v
0 r8 L0 d* ?- w# b
第二天,良中谦在早上去文明复兴委员会的文化书馆。# {0 j' t$ i: F; f  B- h

% h6 c5 F) G& b& m" t: u良中谦来到在一所学校旁边的文化书馆。文化书馆的阅读室里,贤文正在看期刊。良中谦问:“你在看什么期刊?”贤文说:“我在看文明复兴委员会办的《民生提问》。《民生提问》每一期都是民生问题来稿的精选本,求教该如何为政。”
$ h$ r4 v- ?; i
" ^/ ?: h8 u% f* ~2 E贤文请良中谦去文化书馆的谈话馆。贤文和良中谦借用了一个会谈室。坐在会谈室,贤文说:“我打算出一本杂志。”
4 W6 J* k( `: m( ~8 W( e8 n" o$ E- Z& m6 z# H
良中谦问:“你打算编什么杂志呢?”贤文说:“我想编一本小说月刊。作文化取舍的书籍。”
! P# O: _1 n7 U+ C% {5 L8 \  Z9 L' J
良中谦说:“我们去文庙看看吧。”
& C: z+ }- f: P& w
7 F5 V, ~8 _- H$ Y良中谦和贤文一道去文庙。文庙的民众来往众多。
0 W+ q+ g5 K. Z8 v
( f! n! W% x/ \文庙前,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刻着:“古圣先贤”四个字。% r. c% U: i5 ?* u6 Q
9 T1 d# S( R2 a/ R: _
良中谦,贤文,正对着石碑,双手合十一拜,为礼。' v2 Y9 g, F  `. g8 P3 E

# d7 m8 Q9 K. a5 ^* Q: k* \良中谦感到有灵在天,指点他道:“身闲意适,乐在其中矣。”% `; q% g$ l$ s4 {
! d$ I$ Z! t/ y6 _
良中谦,贤文走入文庙,文庙供奉几位儒家的古人。贤文说:“敬古代的贤者,明崇尚的文德,我夏的文明用礼。”文庙的人们拜祭先贤,以得指引。+ ^; i* ^. V$ a* h1 ?0 Y7 D9 h
* ?7 u, }* L2 D/ X+ m- B% d
良中谦,贤文,对先贤像鞠躬行礼。" s) @; w4 K9 |$ ^/ m2 d

5 w+ A/ `. N# n/ p  L良中谦与贤文走出文庙,在文庙门前的店铺,买儒冠。
3 w: d* ~! A; \
/ L! T% ]# p& `* g儒冠依照制定的礼制,是秀才才可以戴的。贤文说:“以礼行事,怎会自辱?”贤良二人戴儒冠。, A7 e1 o8 W# T2 R' E

  d% {; d' E' G9 E: y+ R路边的行人说:“这戴着儒冠的儒士,比不知廉耻的富人,有道理。儒士衣冠正,行止端。虽有其表,毕竟有耻矣。”
  M3 P( N1 @8 W/ X2 W/ Y" |: c: \4 Q$ m8 `
$ r5 C2 z8 p  b路上行人往来,身上衣着,有的是便服,有的是侧衽的华服。/ W8 e6 D; u9 b0 y/ i* w
) T/ c3 |, Y0 j+ a
良中谦,贤文,往文明复兴委员会的文化书馆。到了文化书馆,有许多人已经聚集。下午有在文化书馆的会议。6 O9 J! I: R4 l# X0 E: I( L

# ^4 t  a0 |  G& y1 v下午两点三十分,会议在文化书馆的会议馆开始。良中谦与贤文参与会议。
7 m$ P4 E/ u' J, L# _* O  R  d7 n- M8 T* B
主持会议的人,说:“我们要讨论的第一个问题是,下一个星期,星期六和星期日,有出访宇宙工学院的旅行。大家自愿参加。现在报名。”; J/ j) C4 {- |! }

" d' R& [; Z- x3 W+ b/ t* l' `( X( O良中谦和贤文都签名报名参加。! B+ \" v& t3 _5 {! C5 \
- w/ h, Y' f9 d
有人问:“需要交钱吗?”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需要交车费。星期六和星期日两班车。选一天去就可以。”大家没有问题了。. s& ?3 N5 N# k5 |( i" Y; d' c7 D
* `6 A" O) {* h: c
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我们要讨论的第二个问题,是想募捐一些书籍。适合学生阅读,我们文化馆打算运送这些收集的图书,到贫困的地方,让那里的孩子看。”
. p3 x8 z! e0 G/ |" G% U: ~: l% p3 l9 \! Q; o
良中谦举手提问。主持会议的人请他问。良中谦说:“这些书是偏重于学习的书,还是孩子看的故事书一类?捐书有报酬吗?”4 Z& _/ ]$ N7 F/ T' @: ~

* @9 O9 w, ?9 d. n主持会议的人看良中谦,点头,说道:“这些书要十岁的孩子适合阅览。不要有偏难的内容,可以有字典一类的书。”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捐一本书,可以领一块钱做为收益。书要好书。”
  A0 l& ^" M* s' E4 f( h8 O0 b4 _# L! u8 t
大家说好。贤文问:“手抄的书可以捐吗?最多捐几本书呢?”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可以捐手抄书,但是书要是好书。我们要审查书籍我们是不是收。一个人可以捐十本书。”
5 k7 Y, M! A" {7 _- A  V8 Y. m3 t. f
$ `; g, ]* f4 ^8 z9 `0 \+ {有人问:“捐书到什么时候截止?”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这一个月以内,拿书来文化书馆就可以。有负责人收书,付给书钱。”大家说好。! f7 K/ x1 `* |: c2 ^' f

9 o% D. }, f/ u8 B- O1 O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我们要讨论第三个问题:请问大家怎么看待城市的建设?有什么想法?我们文化书馆收集一些建议。”8 u3 q2 M8 I3 i( O) v
) f4 R6 [' u5 t) x9 N4 g0 U
有一个人举手。主持会议的人请他说。这个举手的人,站起来说:“我有一个想法,我想组织一个农艺培训班。可以借用咱们文化书馆的馆舍吗?”
% f3 v1 [- G- y) f1 ?4 h* m% \8 ^8 ~+ K
良中谦举手发言。良中谦说:“我想开办一个书法班。请租给我一间教室。您看怎么样?”
3 N0 B* k8 o9 Q- q- _3 a/ C
( D4 g5 N: j7 g0 M. Y' }3 `文化书馆的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我们文化书馆旁边的教室楼,现在有很多空教室。你们列出需要租的时间,登记就可以办农艺培训班和书法班。需要交一个小时一间教室十块钱的费用。”9 G: O* y8 ^1 u- d1 l3 e
  B2 Z" O8 h- s( {$ Z) d3 k
良中谦说好。打算组织办农艺班的人说好。文化书馆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大家还有什么关于城市建设的建议?”; q; e+ j5 u* P6 E

- p4 T" A- f+ t/ V( ~! q  y有人举手发言,说:“我觉得咱们的城市,应该多一些摆摊的位置。方便有空闲的居民卖一些小吃,商品。可以请文明复兴委员会巡视,维持正当经营。”+ A( g$ |" _+ R+ t) }/ g- B- l

& I" A. g  o- J* q& g9 \* w主持会议的人说好。
/ d# z! b. I3 n/ n8 @, |, Q& r
5 q9 d% P* P! {3 }9 Y还有人举手发言,说:“我希望文化书馆能够多一点能赚钱的周末工作。我们想赚钱。”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我们可以考虑。”
, D  K! n9 |- y+ i4 H5 _9 n8 E$ G
7 M, e5 t6 W8 z有人举手发言,说:“我说我们城市的图书馆很陈旧了。能否建一座现代化大型图书馆生活区?方便市民二十四小时在大型图书馆,学习和进行文化活动。”
" b" G( B, e) R0 m( H8 \+ k& L/ ]) \; ?% \! R5 x5 l
又有人发言,说:“我们城市的图书馆,馆藏图书不多。我们想征集一些好书,文化书馆能不能帮助市图书馆,收集一些书籍。”9 F  i6 E3 y. l/ ^# p
% g$ L/ q# V2 ~+ O* q- w9 w
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我把大家的建议收集一下,记录好,报给市政部门和市图书馆。”
6 t) }# ~$ \7 X7 p
/ z+ t" d" ~3 Y! F8 [有人举手提问,说:“我想成为文化书馆的工作人员,可以报名吗?”5 O8 ]3 L& ~; V, _9 d& Q! S
' t& m) A. M( G( c- n% A2 l6 h* z0 ^
主持会议的人说:“想参加文化书馆,民众国的民人都可以参加。想成为文化书馆的职员,可以去办公室报名。想成为文化书馆的馆长,需要考取秀才或者以上的功名。您想成为文化书馆的工作人员,请您会后随我去办公室谈。”举手提问的人说好。7 e2 D+ S5 ?# m4 z# h

% H2 J% r; f! B8 E! v1 M会议开到这里,结束了。良中谦和贤文一起去文化书馆的阅读室看杂志。3 Z$ e3 L2 K% e4 y
& l# ]' W6 K0 \* r; e" i6 v- ^! O
良中谦看《中篇小说选刊》。贤文看《佛教生活文化》。
8 `' @4 ?) ?, S3 l
2 n+ ?8 Y% s' O& S( z到了傍晚,良中谦和贤文来到城市周围的空旷地方看日落。/ F2 ?4 @* d& ?
# L: j) ^: \) O. g2 r3 U! R" _
良中谦说:“昨天考公达。这次如果能考上公达,我要谋一个城市谏官的公职。”
# H; U: N3 j5 T8 u
  E6 x! C, n, H! T: C! R' h% y8 |贤文说:“我也考了公达。如果考上了公达,我想去做乡长,治理地方。”
/ Y( @* `  Y' i/ t# \( L/ ], v2 F7 Z2 G% [3 W* }" g9 V
考举以公车进贤,民众国治国用公达。0 C6 C; [  U) J& |2 ]; }. K
6 @# T1 ~0 H3 N" C' O4 p
良中谦和贤文互相告辞,回家等公达考举放榜。
9 ?) x$ _$ F" q' W9 n5 n9 u$ E1 n1 q0 T8 g$ J
良中谦在回家的路上,看到天色渐晚,人们来往忙碌,碰到一个朋友。) s7 V7 T+ {3 f+ Y# t4 K+ T
) T4 A) z- `4 B8 N- M- N& B( B
良中谦的朋友名叫水名。水名说:“我们去吃晚饭怎样?”良中谦说好。6 K: |! `( x9 G! |

  T/ C3 Z/ k, j3 o0 ^4 i7 }良中谦和水名来到一家饭店。水名问饭店老板,说:“你们这里有什么好菜?”饭馆老板说:“我们这里的饭菜都很好。招牌菜有三样:水煮鱼,菌菇火锅,米酒元宵汤。”
7 C6 }6 t( j5 T! T+ E- H0 }' v) y5 ]$ a# l4 R& W4 q
水名点了水煮鱼。良中谦点了一份炒菜,两碗米饭,一份米酒汤。水名说:“你想吃什么样的美味?”良中谦说:“我想吃饭,有些饿了。”水名说:“那么咱们多吃点。”
9 P! `* j% \1 M8 r5 O7 v; }: P8 M' v* g' g/ t! x, p3 B
良中谦和水名吃饭。良中谦说:“水名先生,您在忙些什么?”水名说:“我种了公田一亩,做些木雕卖钱。也做木头家具。”3 l, T1 }9 @- i! B( m: H# w7 H

* z: y- X. g+ S6 R& x良中谦问:“您做木头家具,是手工制作吗?”水名说:“是手工制作木头家具。”. z3 Y3 k3 K% N1 b% f2 w3 n6 o* h

4 p1 k- l% X; l, J# v5 M/ d" p3 Z水名说:“我一个月能赚十万块钱,也就是糊口罢了。”良中谦说:“您的收入不错,公田是怎样租呢?”% N3 I* w# d; f3 n2 Q2 s

% V9 _. y; f/ Y( q2 @( `水名说:“民众国政府的农业规定:全国百姓,没有土地财产者,皆可租赁一亩公地。地租按一年一千块收归政府。我没有私有农地,租一亩公地。”
) y! k9 s7 E7 Q5 r2 G  G
4 j& @* T7 A7 R: ~$ |5 [: U0 j水名说:“民众国政府规定:企业原则上不可以买农地;全国百姓,有私有农地者,不可以租公地;一个百姓的私有农地,一亩免收税款,一亩以上都要按年交纳税款。”  b7 {+ N# }1 `$ l9 K

7 }) Q, A5 _4 ~# B* s3 H( ]良中谦说:“公田的租金不算贵。农民可以耕者有其田了。”1 E# O3 N) H: z4 u# b; ^
* s& `& A7 _! n+ G8 V$ K& V, Y" J; I
水名说:“你怎么看民众国民人的生活,是种田好,还是住在城市好?”7 s! @6 r# a7 S" f+ Q* F  i) S0 n

0 N1 z5 ]% S: C" {4 L良中谦说:“我说住在城市好。农村需要更好的交通设施。”
; ~9 H: V  W, I1 E. t3 j, C7 i3 s- ?4 ~/ M/ p- }+ c0 i6 I. k
水名说:“乡村住着要自在。不自在的人就要来山野居住。如此而已。”
- E! o+ `) j5 r1 B  A3 k* \6 I
0 O) v$ j8 x& S  I' [+ l良中谦和水名先生吃完饭,水名先生结账。两人离开饭馆。良中谦回家休息。
/ }1 I/ {8 G) ?+ Y. ^  o0 w* ~% a, P) h& _0 r
天色很晚了。良中谦在寒冷的夜间行走。看见街道上行人不多了。一阵风吹,飘起了雪。过了一会儿,漫天的雪下了起来。9 u; r3 h3 g: b* U3 k' O

* X; a  U- H6 V1 `* n良中谦说:“天降瑞雪,夜色很美。”良中谦在雪中看霓虹灯。( e0 S7 `: L+ C. v
4 j  D: z$ Y% U" s
有一个人,走了过来,身穿棉遮风服,头上戴连衣帽。走了过来的人说:“夜色美,民众国更好。”
6 ~' {6 f/ S7 i% I
( f5 p7 E9 h) E良中谦说:“为政如此,可以称善。”良中谦走路回家休息。
9 {0 X& V6 q. y( H: `* R4 W' A) Q$ l+ u& J( d* W5 [! V4 T4 F
瑞雪有德,明政者可见。: r: E$ g  j7 L0 P5 U9 B

1 h7 H+ ~, ^) I# A$ E$ `: E良中谦看到有一个人倒在地上。过去看时,那人是一个乞丐。良中谦打电话给警察,又打电话给急救,然后等到警察和急救来,这才走了。回到家休息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373

帖子

2687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727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4-13
在线时间
314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3-7 17:5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幕" K9 n, l) V! ^5 O+ M0 j

% K, ]' \2 \  Z2 x/ Y第二天,良中谦再来文化书馆。到了文化书馆的教室楼,良中谦到登记室登记,付了二百块钱的费用,租了一间教室一天时间。
+ S2 }$ Y5 H2 ], D  m
: m- D* d& X, A8 }: `上午九点,有学生来了。学生名叫贡生。贡生对良中谦鞠躬作礼,说:“吾师好。”良中谦说:“贡,你好。”: I" _- ^/ t2 e% R

1 a+ L; f; ]/ I9 c贡生说:“我们的教室这样的好。不知道一天的费用,学生该出几钱来?”学生举也来了。举说:“吾师健康。”良中谦说:“贡,举,你们说学写字,一节课该收多少学费呢?”
7 k+ b. f/ n0 x  f$ i6 Q" @/ l4 f- p$ E# l2 J' y, [
良中谦的学生,参也来了。参说:“吾师在。”贡生说:“我说一节课,要收一个学生,十块钱。”良中谦说:“那么我们这节课,按十块钱收钱。”贡生说好。! G* i2 ?, K7 A+ i# v
) C4 v2 M, O* u3 f' h: L
又有几个学生来了。上午九点半开始上课。4 q# d( H" j- A% n& C+ }1 P  E
: [' u0 \* {; J
良中谦在讲桌上,铺上纸张。拿笔在纸上写古诗。摄像仪把良中谦写古诗的下笔,显示在教室前的荧光屏幕上。* P; e! L" N- z+ R% @) W
4 I# Z5 X" ?% y
良中谦写好古诗后,说:“大家把这首古诗,仔细写一遍。”学生们在各自的课桌上,铺开纸张,用笔写古诗。
, S) i' S. @( S
: O1 c3 B9 b) b) X; ?) v6 d良中谦在教室走圈。良中谦看到哪个学生的运笔不好,就另外拿一张白纸,用手扶着学生,在白纸上写写的不好的字,还有写的不好的笔顺。7 u( v8 h: _2 J  m+ X" r" I+ c  W
( G+ K; f) O) F
过了一刻钟,学生们各自抄写完了这首古诗。良中谦把学生们各自抄写的古诗收上来,良中谦说:“我把你们写的古诗,用红笔圈点一遍,之后发给你们再写一遍。”0 i( [/ g$ C0 l( y& L2 ?9 H$ U

7 S% J. |! A* ?; O$ ~% o有一个学生名叫学工,说:“良老师,考秀才看书法造诣吗?”良中谦说:“考秀才,字写得好,是加分的。”学工说:“好的。”1 R* S( I! h8 U1 H' d1 v
/ k% [$ h% s, b7 b& A8 w+ o
良中谦在讲桌上,再摊开一张白纸。良中谦在摊开的白纸上,用笔默写一篇文章。良中谦让学生们,各自抄写一遍这篇文章。良中谦在学生们抄写文章的时候,在教室巡看,教学生写字规范。
- M8 z$ o, N7 s: E( Q% U4 {' ^# N+ K3 k2 h% Z
有一个学生问:“良先生,您说,学写字,是学什么呢?”良中谦笑着说:“学写字,是学遵常有德,谦恭有文,勤恳好学。”
8 p' Z; _; S9 T0 f1 ~" A6 }1 p( B; v0 b
学生们都抄写好了文章。良中谦把学生们抄写的文章收了上来,打算批点以后发还。
, d) p8 `0 Z4 x+ D1 X4 l* A
5 t. t' r( E( x, d; N6 q. A8 O! n" c; K# u良中谦说:“现在大家在这间教室自习。晚上六点以前,可以看书,写字。”学生们说好。
: I  v# b/ s# K2 H  r- p* m/ J( ]' E' ]2 m/ q+ m8 [! T0 P9 d
贡生举手发问。良中谦请他说。贡生说:“先生,我们这节课上完了吗?”良中谦说:“是的,大家可以回家了。”贡生说:“我想介绍同学来上课。”良中谦说:“好。可以来免费听一节课看看是否愿意练字。如果愿意和大家一起练字,之后每节课收十块钱。”学生们说好。
2 m: S) W% t8 h. _! o, _: l2 h8 R: m5 \8 {- v% N6 Z+ j
学工举手发言,说:“先生,您还有别的学问可教吗?”良中谦想了想,说:“我可以教大家儒学的常识。你有什么问题吗?”学工说:“请问先生,人应不应该追求利益?”, C# S2 N5 Z: D; U, v0 r

- r  d! o0 o2 ?+ d9 ]" ?  R- N良中谦说:“父母需要赡养。这需要钱。没有钱,没法养家。人应该追求利益。”! j0 O  y  H4 K

1 N3 t. W9 l" c/ P学工说:“人有钱吃饭养家,奉养父母妻儿之后,应不应该再追求利益呢?”良中谦说:“人生活有保障以后,应该追求的事情,有很多。应该追求健康。应该追求事业的成就。应该追求生活的快乐。常人都要追求利益,也没有什么不好,追求自我修养的快乐,又能有什么不好呢?”
0 l, I( F0 D; F
# M1 m6 Q, m% b  G1 C9 }. J* V良中谦说:“我说一个故事吧。有一个人,生活富足,喜欢看武侠小说。爱学侠士打抱不平,喜欢结交朋友。他重义轻利,不惹美色。这个人喜欢练习武艺,练成本领,开馆授徒。以此为乐。这样的人,不唯利是图也。”3 l# }9 E' z1 v3 h6 b8 |
, b4 h; t4 Z. @8 B% w7 I9 ~. \
时间到中午,学生们纷纷告辞吃饭去了。贡生请良中谦吃饭。
/ k  h' Z6 N! J# D
9 H/ f: [# `3 D" Q) u/ A7 v5 P! m贡生和良中谦走到文化书馆教室楼附近的,一个饭馆。贡生点了青椒炒肉,蒜苗炒鸡蛋,两碗饭,一盆小米汤。良中谦和贡生吃中午饭。
5 F1 }9 H3 P. T4 D! l% }; s6 \
; W6 w7 J0 c4 e6 ]- N# y# k+ l良中谦说:“贡,你有钱吗?”贡生说:“学生有钱。”良中谦说:“我想租一亩公田,在田边建一座学舍。需要一些钱。”贡生说:“这个钱我愿意帮忙凑。”4 K# X; ]$ ^1 c4 t5 O2 ~8 [  r
2 B9 V) Z" \. B2 I/ ~% \# R9 f( s
良中谦说:“贡,你说租一亩公田,田里种植什么好?”贡生说:“学生说,种植枣树好。”良中谦说:“公田要在市郊,还要盖书社在其旁,这该找谁审批呢?”贡生说:“这事情自然是要找到土地局,询问了。如果可以找到合适的地方,可以在公田边上,租一块土地,建一座书社。”良中谦说:“贡,你说这是以个人的名义来租建筑用地,还是以公司的名义租建筑用地?”贡生说:“还是以公司的名义租地稳妥。只是手续麻烦些。”
# q( }0 M$ a7 [: k' [- G+ w$ \+ y& |# h# V+ y2 c0 g& n
贡生说:“先生,打算去办理租地建学舍的事情,我愿意陪同前往。”良中谦说:“我们下午去吧。咱们下午去问问建学舍的事情。”
' s/ a  `: U' b
7 [5 Z' E) S  B% e8 @吃完中午饭。良中谦和贡生回到租的文化书馆的教室。良中谦收起学生们抄写的古诗,文章。良中谦把这些古诗和文章,暂放在文化书馆的储物箱。
) T# A4 C: [; I1 C6 U" _
  W, @5 k$ P' t' u良中谦和贡生,坐电动轿车去城市土地局。到城市土地局的办事大厅。
3 i" y- L% G1 f
, I' p# D4 \4 D& A  i0 m良中谦问城市土地局的办事员,说:“我想咨询租赁公田和租地建房舍的问题。”1 U/ c" H6 c+ L' l* t- D
9 f6 i' Y$ S( y( H; V% t
城市土地局的办事员说:“租赁公田,个人租赁可以选择城市周围的可租空闲公田租赁。一个人可以租赁一亩公田。租地建房舍,需要审批。在公田旁边建房舍,需要有可以用的住宅建筑空地。”城市土地局的办事员,找了一份电子地图,请良中谦看,可能租的公田和相应建筑用地的位置。. n5 ^: T( p2 Q5 k6 k- e3 x
3 |7 p) \5 A6 P. H+ u! o0 N$ b7 z
良中谦和贡生在电子操作屏上看地图和待租土地的情况。
4 u( h' |/ d1 i& Y( w) y
; C; }; g5 O/ ]' t- v3 w# b8 y良中谦问办事员:“我们想租一块地,建一座书院。请问可以审批吗?”& C* k7 Q2 j! c

( a% C6 g4 ~0 ~$ y0 F  @3 t城市土地局的办事员问:“您想办书院,您有功名吗?”良中谦说:“我是秀才。想办书院教学生练字,也想学习儒家的学问。”
/ B9 b9 N: Y6 _
# G2 e0 k6 _2 O# [* T城市土地局的办事员请良中谦和贡生,到办公室和城市土地局的审批官谈。
8 i7 p: ?* h( w2 C& b/ L
* u, r7 x; U" i2 @7 q审批官说:“您有秀才的功名,可以办书院。请您正当做事,以学问济世。”审批官拱手一礼。审批官说:“有几块地方既有农田,也有空地建书院。您选一下地方。”
3 l/ A7 m/ h: }5 z0 {+ S# p( i3 D2 O2 q# R5 f) ?  }
贡生说:“有功名,可以办书院。考得公达,可以经营报社吗?”审批官看着贡生,笑说:“您问得好。考得公达,可以经营杂志社和报社,但要以善文化化育黎民。”% R; E' l8 A4 Q5 ]! g3 A; {/ \' M! e

: }( m* K( t5 Q9 R审批官说:“我是进士的功名,今天来这里办公,如果考得公达,也请贤达为济世劝学。”良中谦说:“知我者不罪我,明我者爱文学。”审批官哈哈大笑。
) X6 K6 z+ [, s% q
' u& ~  X. x: @. [" m审批官拿来地图,说:“您去这个地址看一看。这块地是否合适建书院。”良中谦说:“好的。”审批官拿来一张纸,写了一个地址,请良中谦和贡生去当地查看。
2 A  G1 l0 j' Q( m0 Z2 B" H! o% F! n" }$ O: {3 M8 g
贡生问:“审批官先生,请问我们是以公司的名义租地建书院好些,还是个人的名义好些?”审批官说:“我说就以个人的名义组建书院,公司很麻烦。”贡生说:“好。”
# G6 e; ]  ^5 s  E& i; X9 v+ v, q  H( U" N) _; O( d  f% f
良中谦问:“您估计建书院需要多少钱呢?”审批官说:“我估计要200万块钱。”良中谦谢过审批官,拿着要去查看的土地的地址,和贡生一同离开城市土地局。
' L, F/ @6 X# w' X3 E; {& X8 r/ G$ ~, s9 X
良中谦和贡生,在路边呼唤了一辆电动轿车,请司机开车,载他们去打算查看的空地的地址。- h/ ]" U) e# g
: [+ J9 w# P9 G+ T3 M
电动轿车的司机开车,大概二十分钟时间,电动轿车到了城市近郊的大路旁的地方。$ N: `1 F: e3 I6 H

& f! {1 N" `* `. m3 o" @6 ^5 Y良中谦和贡生下车。这里是城市土地局写的拟建书院的用地地址。这块土地距离城市边环有一公里远,附近有公车的站牌,周围没有建筑。
1 S! ]" x% ?6 k, b$ r: V  J7 }. i' R  ~/ t4 f" p) J
贡生说:“这里很好,可以在这里建筑书院。”良中谦和贡生在附近走走看看,只见草生木不多。土地平坦。) v5 D5 V3 _* ^& [. w5 O5 v

$ r0 j, h# O- e$ \良中谦说:“这书院名称叫什么好呢?”贡生说:“我说叫做文论书院。”
' v. h$ x8 y. r+ S4 R4 i  \3 s& K7 `! e* j. Q. \
良中谦和贡生在这里呆了一些时候,坐公车回城市市区。0 f0 X* M. l! [/ u" ~! z

3 ]" o5 j1 Y! s良中谦与贡生一道,到常去的热饮店喝饮料休息。5 ~2 z4 f* f0 x  O0 {
4 D+ e. l1 A- e  e( r
良中谦点了一杯薄荷水。贡生点了一杯竹叶水。9 q8 B) c( X- z& V$ K6 Z

9 n: p6 M. y$ I6 b& p良中谦说:“贡,你说书院经营什么好?”0 L4 L/ I" l  A& M+ c* s% A

# s2 I. l( i3 \0 l0 @5 \贡生说:“良先生,学生说,书院经营温良教化好。”- g& V+ n4 _8 ~" C* e) t

" n5 R, p/ f" u) D良中谦说:“温和有礼的人,不在社会上做不合适的事。人要懂得世道人情。应该学习诗歌。”; @( `# @' d2 e9 @0 s1 U( o8 H, T
& ?" d" r: w6 {- C! N
贡生说:“学生说,书院教习考秀才和公达的学识也很好。”
" \; ]$ b' l) Z+ ~" R$ ~1 Z4 A  n4 p/ D0 Z0 ^% P
良中谦和贡生喝了热饮,去吃晚饭。在路上看到有人聚集。市民闹事,要群聚起议,罢免市政官员。
4 z2 z. g# y' E7 O; K  q' q6 A( N  _3 O+ N) |
有民人百姓说:“这官员以权谋私!”另外一个百姓说:“这官员欺男霸女!”有一个百姓说:“我们去市政厅告状,市政府要镇压我们!”# O% G# t) g3 N
9 Y+ t+ l+ L+ b- C  H3 _8 b! M
良中谦问市民:“谁以权谋私?”市民说:“一个市政府的官。”良中谦说:“可以去检察院起诉他。”市民说:“检察院被买通,不予起诉!”良中谦说:“可以集一千个市民签名,曝光起诉。”市民说:“对!”" W8 ~8 m7 a( H9 `' i; y8 Y, W! ^
$ w- ~3 r8 ?- m  L+ N! I2 B. Q
贡生喊道:“民众不要慌乱!我愿为民首,收集一千个民众的签名,告到市电视台,彻底调查此官!”
& i7 }+ a+ u% }
: x5 H9 {2 d1 B$ ]  k$ T- r民众说:“我们跟您一起上告电视台要求彻查!法律规定凡是民众群起要求,就得彻查在电视台曝光!”4 a7 j0 G* c* F" H
) a, r- y6 k7 n
良中谦说:“大家与我们去市图书馆。我们写一个调查曝光的民议书,大家看了签名。我们这就送去市电视台!”
1 g, j$ v# }# T3 q; L2 k: ?4 `2 `
1 j; \) c6 l# k. o6 e6 e" }市民众说合适,于是良中谦和贡生领大家去市图书馆。) N. a2 @# X8 S( J

  {. J7 K% @8 |- l到了市图书馆,良中谦写民议书:  @# {. w3 Y+ E) m: i

+ D0 E6 }5 J0 s- M! b) }市民们检举市政府的官员敢富小桩,贪赃枉法,欺男霸女,结党作乱。请民众国的电视台依法曝光,呼唤调查。防止阻塞政治监督,滥用违法作恶。秀才良中谦,贡生领民首职,写民议书以呈。望处理。
9 j9 ]) s9 O) x: V) E1 K2 P2 }/ u  L" k& o
市民们看良中谦写的民议书,纷纷签名支持。要求依法查处曝光敢富小桩,抗议学生尤其踊跃。
" d3 G( [- c+ l) G. d" y
$ D* o- K8 {6 `5 y4 u# h0 |有一个抗议的学生说:“我们要求彻查官员作恶!我们要求惩治恶党!”. B( X8 t# r. l) z

( F* C/ T5 L* c市民们和良中谦,贡生去市电视台,把民议书交给电视台的台长。
2 i& d3 y- {% Q% }7 k
* N0 @' P$ {2 t' ?$ ~' T: e电视台的台长说:“打败作恶的坏官,洗刷蒙冤的好人。”电视台派节目组制作电视当庭对证的节目。
: P% f, ]' o, H, M4 U
3 V6 b( f5 p) S晚上九点了。大家回家休息。良中谦和贡生去饭馆吃晚饭。
, x  \! A, M& K/ }% s9 f' A$ s& f2 b
) T, N2 s2 U9 S8 o8 [& j* x' x贡生点了一壶暖米酒,两碗牛肉面。两个人吃饱饭。: _, T2 A7 `4 G! p" A" X
* \# I+ P! F4 r; D# `' e, \
良中谦说:“民众监督政府官员,媒体依照法律要曝光众百姓的举报犯罪。作恶的官员判刑,受冤的人洗刷诬陷。”
  {  G; T! S" z3 n
9 {' ~8 N: X  s1 m, e贡生说:“民众国以民为本。这就是民本的政治。”
$ b: E  T. P9 Q* ?7 u, w5 Q' q) C0 g- o  S5 F
良中谦与贡生吃完饭,各自回家休息。7 o, U4 t3 h6 D
, I; ]; Q) F4 m* Z4 a" m
天色入夜,民众安稳。民众为治,社会为良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373

帖子

2687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727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4-13
在线时间
314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3-7 17:58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五幕
! C. b$ F* w8 p$ [  u5 ]5 M& P$ e0 M2 L, y# l- e: n, U: L
良中谦平日的工作是作家。% J4 H8 h7 j# |+ p" A

/ F- y( z/ M" Q6 Z他还在市里的城市报馆兼职作编辑。
& M. s% ^+ m6 ^* _+ u7 I8 |& Q' _7 a7 O# t
过了两天,良中谦去报馆工作。
' N/ r& C- Q  q8 o7 N1 }$ P4 D
, Z+ H; u1 ?+ S在城市报馆,报馆馆长说:“良先生,您把这个十日刊的这一期的征稿都看一遍。看看哪篇文章可以,整理一下汇报给我。”/ H1 R: E5 \4 O/ ^9 Q) E9 T
. |- l( l* a; }3 c- X
良中谦在办公桌边看《儒学旬刊》的来稿。第一篇标题是:“论佩青玉白玉议礼规谏”。  D& F+ r$ P) n5 K
9 N, N. d/ \6 H) J$ N! |8 o
《论佩青玉白玉议礼规谏》,建议民众国的兵士,身佩青玉无字牌或者白玉无字牌,以为礼规,品格如玉。没收不可补发。# H" O1 i* ^( m0 H, _: `1 i

# S8 w* ]1 r9 `% X良中谦选此文,看第二篇来稿。标题是:“正当赚钱”。- m/ O8 w" ?7 a. @1 A) k" O
4 H" ?8 s5 `1 j* Z* H
《正当赚钱》一文的主旨是,人爱富有,是行善之途。赚钱有十种正当办法:一曰能工巧匠,二曰辛苦卖小吃,三曰出书书利,四曰经营旅馆,五曰种地养鱼,六曰在国家企业奉职,七曰远距离贸易,八曰正常价格卖生活所需商品,九曰集体企业员工平权分红,十曰技术专利。
% b5 M3 E  }- a5 h0 f0 m
$ i9 K6 p1 a  m  G; m( F良中谦看第三篇来稿。是一篇小说。6 G4 h; a8 x  @. c
  g0 o5 p& R: Q: }$ [9 ^3 G( I
良中谦看了一天的稿件。选了十几篇不错的文章,拿给馆长。
- V% j# x( f2 }$ q) O+ d% W. u
# w; n7 K& b& q* S% f9 i城市报馆的馆长说:“良先生,您怎么看城市里的民众抗议运动?”9 N8 d+ n* i; D. Z

1 _) k: J* d4 S2 c良中谦说:“我们城市的民众抗议运动,反对官员违法贪污,要求曝光官员结党强盗百姓的罪行。我说这是我们城市的需要公开评判的民众抗议运动。我们城市的民众抗议运动需要媒体曝光,公众公论。”
+ y  Y+ I. ^& K1 ~& @; [( g' E2 q5 U/ S0 ?
城市报馆的馆长说:“如果我们城市的官员下严令,不许媒体曝光此事呢?”7 F. e7 Z; _- a  f2 Z0 K% f  ^
$ ^* R+ }6 l1 q; T- w. G
良中谦说:“民众国法律规定,为了纪念民本主义立国先驱之一的学生抗议运动,但凡有一百个民众签名要求曝光的官员犯罪,黑恶势力害人,媒体要依法曝光。”
6 v+ `) H. H' x# z; C) \  D
3 X: [7 P$ p  _5 V良中谦又说:“民本主义的国家,要以民众为贵,官员为用。如果官员试图阻止民众曝光官员的罪行,民众可以去别的城市的媒体要求曝光。如果官员再串通一气不许曝光给公众评议,我们到有资质的其他媒体曝光。没有人能阻止全国的媒体曝光官员犯罪。曝光说是非。”( P8 K7 D6 ~. o: ~, J* R: O
# t6 d) v5 q) _
城市报馆的馆长说:“民众国立国有三个基础:儒学传统的考举进贤;革命者推翻腐朽压迫统治层;爱国市民学生争取民众文权运动。”% ~7 O" H4 Z  Q0 C- g8 D; O

. t* y2 s! B% d- {3 l$ e  ^城市报馆的馆长说:“民本主义是民众维护公道的要义。我支持民众曝光官员的劣行,不支持民众闹事不分对错。”
7 Z. Z' v! J9 w+ S# U! B6 s; z6 |% ~
良中谦说:“曝光敢富小桩的事情。大家公议,讨公道,讲是非。好的不怕说成坏的。坏的也不会说成好的。”' M; y( E7 E1 Q& Y, ~- I
7 W+ x* d( i9 i1 R
城市报馆的馆长说:“我也是听说此事。希望您也不要多管,随民众曝光敢富小桩吧。”良中谦说:“我也希望媒体摆事实,说清楚。”城市报馆的馆长说好。
3 @( a# W4 k2 ], f  O9 K3 N
$ j% B' L& `: \& o# D2 @下午5点钟,良中谦下班。良中谦离开城市报馆,到饮品店喝饮料。. x/ B- Y: y. X# \  ]/ W+ a3 Z+ f. F

5 M' T9 {3 |( _3 v( R3 U6 `良中谦到饮品店,点了一杯香料水。热饮店的顾客说:“良先生,大家在这里说话,都说您前天带市民与学生去市电视台要求曝光敢富小桩作乱的事情。”
, N. w" i/ T( d# e' g8 C8 u% C* D! N0 n, t1 F, U6 D9 L
有顾客说:“良先生,您这样做是好的。我们支持曝光事情,是非曲直,大家公论。”# I2 l3 i1 O' ]6 ]
8 i3 I8 S7 a1 p7 ^( R% \- y
饮品店的众人纷纷说好。
0 o- x1 _% o/ m8 @4 j
- A+ i; i4 L1 G4 G7 z良中谦说:“百姓聚集抗议,应该公开说明。不要扰乱街上的秩序,也不要容许官员行凶!电视台曝光此事。全体民众公议对与错。这样有道理可说。”
+ l& H! A% [0 t! @3 q7 T8 O( v; Z5 C" Y& i
饮品店的一位顾客,说:“官员可以拿百姓十倍的工资,但是得做好事情。”7 L& w# m4 h- c8 ^3 p! K

7 G, H; F$ {! I良中谦说:“官员不能做好工作,态度也庸劣,应该退位让贤,不可以论资排辈。”/ [& D: ]9 a5 X1 p* r& s8 F  g
3 _* R1 @5 T0 g/ R+ U. q
饮品店的顾客说:“现在考秀才的人多。民众国的民人,十五岁就可以考秀才,十八岁就可以考公达。”
( b0 Q* w7 f9 t9 K
) z% X8 K  q9 g4 `* w1 {# B饮品店又有顾客说:“我认识的人,都常去文化书馆。有一些赚钱的工作,文明复兴委员会担保。还可以认识朋友。”
9 B1 y+ n) e. Q
6 \, \$ J- [& p' L* V  D贤文来饮品店。贤文对良中谦说:“你好。这个周末我们要去宇宙工学院,是周六去还是周日去?”
1 }5 d" H5 n1 }$ L7 h! L+ {2 d; z8 G9 {: V7 W  f
良中谦说:“周六去宇宙工学院吧。”饮品店的顾客说:“这周有活动去宇宙工学院吗?”贤文说:“是的,现在可以去文化书馆报名。”! m. |( |1 z, _/ b! D
$ l+ [$ F, b) \. `) V
贤文说:“考公达放榜的时间是下周。”饮品店的顾客说:“考上秀才凭才学,考上公达要看见识与政治了。”- u% g  n0 t% C% P/ E  A

/ n' g; Z) n8 B/ R5 M良中谦说:“这个周日我还要在文化书馆的教学楼教学生们学写字。”良中谦说:“下周我想去城外的乡村,拜访一位朋友。贤文先生与我去乡间看看吗?”6 Q  a2 s5 a6 e

& [& r* `; n! o3 V+ y贤文说:“怎样的朋友?”3 {+ F% E9 Y* S2 u; a

. X+ F4 _& C/ t8 p3 l良中谦说:“一位雕刻木器,种田养家的朋友。”贤文说:“那么我也去拜访他,看看这乡野的生活,是否适宜。”0 b! u2 {( J* J  ]9 L& C' n
1 b9 f# g: D4 q$ _: l8 M2 J4 F2 m) ?
贤文说:“我平日里,在忙着经营一家书店。卖书籍,也收购一些值得珍藏的旧书。也售卖旧书。还有一些手抄的书。”0 A4 r1 F6 V7 E! W4 C) O; k

0 E9 C) Q" l! g1 W  a! p良中谦说:“我想买一本书,你的书店,有《古文故事集》吗?”
+ o; X" K* `, g, R8 D1 U  l! p+ E& A) ~6 D8 f8 |. S+ K
贤文说:“有。《古文故事集》,编收千年来的民间故事。我拿一本给你。”0 _6 `: P- f) u

; v) m8 [' a2 e1 f+ a/ I1 k饮品店的顾客说:“我这里有几百本旧书,很多都没有在世间销售的了。您有兴趣买来收藏吗?”
' _- Y6 P5 z3 X) j4 Z( o
1 B9 {. \& L! p  W  h贤文说:“我可以去看看这些书吗?”饮品店的顾客说:“明天您跟我来看看吧。”贤文说:“好 。”  ^. K+ Y5 |9 I8 a) f

) l/ h8 \& d# ]# ]; @4 O5 p有一个饮品店的顾客说:“很多旧书难以找到了。图书馆里也没有,文明复兴委员会在编纂图书集成。有些抄本可以再影印了送到文明复兴委员会去。”
! U2 i& [7 m% f# |8 f- j
" ?$ r4 y$ v3 ^8 a; m6 g( ^0 e: _1 Y饮品店的店员说:“咱们城市要建立一座纪念碑!”
6 `9 V) M, T) L. U% Z. N& P0 L. J6 Q' D& D8 h: n
饮品店的顾客问:“什么纪念碑?”
! q" F- y9 w8 W7 @6 L; H/ `; }: s2 a  l/ ^
饮品店的店员说:“罢工抗争纪念碑。”5 \, I% E/ r7 o5 r/ v7 g+ E
) F- {; S" S5 X
饮品店的顾客说:“哦,是一百年前的二七大罢工,抗议军阀奴役压迫纪念碑!”0 D( q: I- c: z! d5 ?2 y
. `# P/ B. z; V
良中谦说:“该立碑纪念。”贤文说:“民众不可欺夺。”
; y; c. X& a+ o( P6 y7 E" e4 W' e, T; s; N* O/ X+ s3 h
良中谦喝香料水。饮品店的顾客们也喝着饮料。贤文点了一杯热咖啡。
5 n: T: K8 R  m1 N6 g
$ l% a/ P& r4 c$ t' V饮品店的店员说:“现在的人,还是喜欢求财富和功名。只是大家生活得自在了。”
0 ]: t. s3 n! N1 O" p+ @
/ \, q0 A- E& B& f4 h1 Y热饮店的顾客说:“咱们这家热饮店,有说书的先生来说一个故事就好了。”
. P2 Y% x# c0 X" D7 Z- L7 I
* m9 z1 p/ l" N' l+ [贤文说:“我来说一个故事给大家听。”饮品店的众人说好。
$ b: q  r# m* w! J& t
! b) p  v% A; D, r! h# ~5 s( ]8 N9 y贤文说:“有一个人,种一亩地,以前可以收200斤粮食,现在可以收1000斤粮食。这个人想赚钱,就在农田附近种植一些果树。没有土地,于是在农田上建了楼,楼上种果树,楼下种粮食。这就是立体农场。后来他建了一座十层高的楼,称为农业大楼的就是。”
2 I! C5 P. g% u# I- [+ A
" O! f  K0 _4 z0 t, ]: {贤文继续说:“这座农业大楼里,天台是种果树,第十层种蔬菜,第九层种蘑菇,第八层种粮食,第七层种大豆,第六层种鲜花,第五层种牧草,第四层种药材,第三层种葱蒜,第二层加工豆腐,面筋,罐头,第一层整收获,地下一层作仓库。”2 B) V7 X) s1 q. P6 [/ p) }% C) Y

) _8 G4 j. L5 o0 j1 o% G贤文再说:“这样修建的农业大楼,遇到战乱,可以迅速依照规程重建,要求十天时间可以建好。或者在空地搭建。这个农民因为这农业大楼的建造和经营,一年可以得一百五十万块钱的收入。”7 R/ C7 S9 y* H- Q) u  f% S

6 q4 @0 B* S8 U8 d, \有饮品店的顾客说:“这样发展农业,可以在人造卫星上大规模推广。更重要的技术是食品保存技术。怕战乱,就备十年的存粮,这不是很好吗?”- V& ?, _  ^9 m* ]
' v6 d2 C: b- x% F2 w
大家都笑了。饮品店的店员说:“饮品店以后要扩建,大厅大家可以喝饮料来聊天。雅座可以招待喜欢清闲的顾客。”: m7 D8 V4 v9 Q

  ~: s- L5 {3 W; J6 D) {& ?- q天色渐晚。良中谦和贤文告辞饮品店的众人,去吃晚饭。
/ A! e3 h) y- R% B: P+ A& y; O# A. F8 W( y9 j
傍晚的街道天色昏暗。冬天也快到春天了。
4 H3 ~9 e, I# k, l4 m; h* a
4 z9 S6 S+ Y( y" {3 U良中谦和贤文到饭馆。两人坐下,良中谦点了一盘饼,一份炒白菜,一份炖菜,一盆小米粥。
+ N8 h) @* u# B3 v& O% p( W- V0 y$ ]" K+ F5 _" }
良中谦和贤文吃饭。饭馆有人议论说:“现在的人喜欢自己生活得好,不愿意随潮流赶时尚。”7 Z% x1 u' i. D5 g  u

% d; s: d* S7 ?) y$ t( L  L饭馆里另外一个人回答说:“人有自己的想法,不想只是享乐,都想做些有所为有所尊的人了。”
! m# K! W; N! O$ s' X2 T/ ], n  \2 n, Q( }/ H
饭馆里又有人说:“民人为贵,奈何自贱,也怨不幸吗?”( \3 B1 ]- l9 U/ n) {
" K+ Y7 K3 E- ~  q+ B. O! @8 v0 Z5 j
贤文说:“有些人自轻自贱,无可奈何。民贵之云,尔尔。”1 @. @' I( ]% r- L

& i8 H# |' K; H6 L  P良中谦说:“不识字,也不能怨识字的人,识字,也不能怨能理解句子的人,理解句子的人,却不该装作看不懂什么是为贵为贱了。”
/ w+ b4 g7 Q4 F9 B( d# U$ _
& A- w; p& k! W' r! a& @吃完饭,良中谦付饭钱。贤良二人离开饭馆,各自回家休息。
0 V3 a7 b% Z/ }; t" E
% m5 I0 U4 `- g. g夜色美,民贵还是民贱,不过自知耳。
8 L  q2 \6 F2 \7 z5 d& Z3 ]' J0 o. O
良中谦在夜晚的街道上走。突然,一个人用绳子牵着一个人在街上走。! o5 n7 T7 w$ k$ d7 b+ n/ m( |

- [5 I: v( t  V( N- C# p2 j1 m良中谦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良中谦拿出电话就要报警。5 j2 J3 k/ q! G. C! g
; `& V5 r! Z) j. }
用绳子牵着人当狗溜的人说:“我们在逛街,都很情愿,怎么了?”
# \- h8 b' ?+ c( a2 o! K; Q+ ^. c1 x" _6 D& C& c2 P  j% q& |
被绳子捆着手的人说:“我签了合同,给主子当狗,他玩我侮辱我,我也没办法。”8 r+ {/ H# N8 g0 d3 l" R

# ~( J* T. f# ]' L' Y3 T良中谦问狗人说:“民众国禁止养奴隶,你为什么要作主子的奴隶?”" ?8 W5 S0 s* F, o
+ w: m4 X, {8 l) W
被绳子捆着手的人说:“因为我签了合同,为了维护契约精神,我得做狗,让主子享用。”
5 h& d  q$ ~  o7 ?# f# S
3 b) [8 x3 p5 T" S# K5 w! t7 N良中谦打电话报警,之后一拳打在狗人主子的脸上。狗人主子逃走了。9 l6 Y" @* c; p8 Y$ s# T2 S) P

" L& f1 J# R' K% {/ C& u# `警察来了,良中谦说明了情况,警察敬礼致敬。之后良中谦做了笔录,然后回家去了。$ X& Z; L& i$ N3 k: K) ~- N% h

  D( s/ S- G( H5 y7 D& ]- k* \0 L4 Y) A夜色很美,人以为人为美好。
0 j' i5 ]0 h  H0 D3 t4 M$ T4 ]" L2 @+ t2 t
贤文在街边走,看见城市的街道边的楼房,万家灯火。6 o/ A+ A" e5 k# R* t6 }  ?

/ l& R$ \, ^. P4 ^! T, P% V$ I贤文说:“夜色安宁。”
, ^+ T' Y8 P3 x2 k6 ]8 p! Z9 ~3 S" t( g
贤文也回家去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373

帖子

2687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727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4-13
在线时间
314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3-7 17:58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六幕5 i/ J1 ^' g" x3 w; R: V

0 M! ?: F& c4 y' {' S星期六,贤文和良中谦到文化书馆。
3 x' m! k6 X' _
  D3 L" \) f# ~3 |文化书馆的客车,载了十几个人,去宇宙工学院。! {$ Z  n3 P, S3 a
0 c8 r/ C) I# E6 q& U( \, x
客车在市内行驶。路边是树木和人行道,道路上的车辆都是电动汽车和微型电动四轮车。& _5 h1 O9 R; d# F

1 R3 u* [" M. _' E/ c文化书馆的客车到达了宇宙工学院。大家下车。/ t4 O' ?- c. p! y

6 b. t$ e! _( U$ d3 @1 [宇宙工学院的工作人员,带一众人参观宇宙开发项目介绍馆。' O7 q, k, W2 d; ?. r$ P

! V) _5 z/ R1 P  Z9 V1 X走到了宇宙开发项目介绍馆内,宇宙工学院的一位院士,指着第一个宇宙开发项目的介绍说:“民众国的宇宙开发项目,首先是电磁滑跃轨道空天飞机。”3 z; n$ A7 r8 [9 a

! [* y& E3 M/ d) t宇宙工学院的院士,带大家看电磁滑跃轨道,介绍说:“利用这种仰角接近45度角的电磁滑跃轨道,我们可以给电磁滑跃轨道轨道上适合推起的空天飞机,一个3.5千米每秒的起飞速度,向45度斜上空起飞。”+ l  I) g7 M% d

# h9 \# p4 K: i  E7 v5 [; |宇宙工学院的院士,指着空天飞机,介绍说:“这种空天飞机,带上燃料,利用电磁滑跃轨道,可以飞到附近的行星。从附近的行星,可以飞回我们这里的航空航天降落场。”9 }  S% |% f5 m' Y8 u; K. d
# \, e% h  a% N/ B7 O
良中谦问:“请问,这种空天飞机补充燃料,可以完成一次完整的宇宙飞行吗?”  u$ h' a; }) H) Q  {# @
2 P  s; R& I; l' U- |6 U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可以。”- `! |* K* j/ W3 \) Y
" q% c% G+ V6 g1 _! B5 ~5 J( p
有访问团的成员问:“我们搭乘这种空天飞机,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?”
% \7 _9 j* Z2 t; W) |0 s- X  a$ O) p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搭乘这种空天飞机的乘客,需要确实身体健康。别的问题不大。”3 ?" D$ b; ^) K2 j) H

9 B3 v( }$ U" S  q大家没有什么问题了。! k( B7 ?) J) ?" r$ |/ d/ ]0 O
' {: |$ M4 O+ h8 }5 Q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带众人参观第二个宇宙开发项目。这个项目是在恒星系内发射的人造行星,人造行星围绕恒星运转。5 `# N5 `$ o# x  j& ^
, b( ?5 W% Q- t: }- i: [2 g5 l8 ~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,指着人造行星的运转模型,介绍说:“我们国家发射的人造行星,在我们的恒星周围运转,这个模型就是人造行星运转的空间模型。”2 L- x+ F9 D' Q# T' W; W$ K
% X6 V; k" x1 t( b7 ?1 g1 V% U
院士接着说:“这颗人造行星,大概400天绕恒星一周。有扩建成可住人行星的可能。”
; o3 r! n/ K  j( z" L, m# J  N
# y3 C4 h% e" P& t! I3 ?' d贤文问:“请问,人造行星,怎样施工,可以住人?”% v% b: g+ A$ E7 H9 R/ j2 q
: q. w( b9 M1 R! ?2 r+ C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人造行星接近我们的星球的时候,我们发射土球到人造行星,在人造行星垒土。之后在垒土外制造空气,就可以住人了。”
6 r6 i+ a/ `% X1 o$ S, \; z! ^: B1 U! e: C+ h: ?0 N8 p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往人造行星发射物资,可以用电磁滑跃轨道发射土球,加上动力装置和制导装置就可以了。”2 z  o' O8 s, r: K& e/ n3 j
3 g  k2 M" T& @$ _) D/ M; N+ l
有访问团的成员问:“需要多少时间,可以制成可住人的人造行星?”  W  m' C* I# Z0 x& q- z
7 n. z  b1 {9 Y' P/ l$ m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依照我们的进度,大概需要一年时间可以完工。”: n: Y" e! }& \' l
5 Z( L8 w2 `9 C# `) A1 z9 p
良中谦问:“是否可以优化电磁滑跃轨道的发射运载包的功能?”
8 a, f( B5 E2 E9 ~
! V4 n5 i  Y5 K, Q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这是很好的问题。有三个方案:一增加电磁滑跃轨道的海拔高度;二优化电磁滑跃轨道的封闭系统,防止空气干扰;三优化运载包的设计理念,制作成更加轻便便宜的物资包。”
! a+ G5 w# m& M& h# D6 Z1 ?
5 e" ^: U1 |# G1 r大家都说好。! d4 p6 t' r: V! p3 J
( N* X# X( j4 [* Y6 y( C. C$ l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人造行星项目可以为我们开发一个很好的星球。在好一些的恒星系,都可以试着制造人造行星来居住。”
; ?) N5 ^1 v5 O6 c+ |4 q. q* A: b4 B5 U( E+ J, A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带大家参观第三个宇宙开发项目。这个宇宙开发项目,试图开发空间恒星光能来使用。
% k  C8 `6 \' w; s
) F% p0 I; n1 ?- ~: j7 U( |院士指着说明图版,介绍说:“我们恒星系的恒星,一直在向外发送光能。接收和利用光能,是一个研究项目。”0 S) O! C- u/ a3 x+ y# G
% K' Y) N9 z! Y' {# F
院士接着说:“我们在宇宙空间建立化学能储存工厂,把吸光板接收的光能,转化成化学能。把氢和氧的化合物利用光能转化成氢燃料和氧燃料。就是一种很好的应用。在多水星球可以大量制造氧气和燃料。”" u: U) y* B; T$ R& C) i

5 ]6 w, t) C1 t+ @. H4 L院士接着说:“我们可以往宇宙空间的化学能储存工厂,运输大量的水,利用光能制造氢气和氧气。可以为空天飞行器提供燃料补给,也可以为人们和动物们提供氧气。”
! `4 s4 [% o  P1 K
- |" q1 K2 I% n+ x院士带大家看第四个宇宙工程项目,介绍道:“宇宙摆渡计划。从我们星球卫星轨道上的空间站,向附近行星卫星轨道上的空间站发送定期渡船。输送人员物资。”
+ e) B+ S. j, I5 G. i' |2 G! e' ~, A1 A* f$ C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带大家看图示:“从我们的恒星周围的行星看,我们可以在5到6颗行星的外围布置卫星式空间站。用宇宙往来空天飞船,可以实现空间站——空天飞船的点网布设,实现行星间的简单往来。”8 d! X5 y* Y' t2 x

# G+ E3 S' L2 q/ h1 t宇宙工学院的院士继续介绍:“现在我们在附近的一个行星外围已经布设了一个卫星式空间站,可以容纳一万人驻扎,可以接收十个空天飞船的停泊。从我们星球的卫星式空间站,发送空天飞船到附近行星的我们的卫星式空间站,飞船需要的燃料大概是4.5吨,可运载的人员是100人,同时运载的物资可以有1500吨。”# G$ \* u6 d4 F9 R
- X+ y3 J/ s/ O4 O7 t& X8 s
院士说:“这个宇宙摆渡计划,可以帮助我们迅速开发附近的几个行星。运费低廉得很,效率也高。”# W) A' I7 ~4 @6 x/ ?, [! L7 |
4 F. G& X; j( h" o# {
良中谦说:“请问空间站的补给燃料是怎样筹措的?”
$ V) y' T& R/ ], Z. e( ?$ m
+ P( x. s$ i& g' l8 O" \院士说:“可以从地面用物资包投送到卫星式空间站。”
$ F; }/ O" }" f! {  Y; g/ _4 d5 L0 r! q/ C
贤文说:“我们可以去空间站吗?”: V( l1 D  l/ i5 z3 p6 b

: M+ D+ h: _2 V/ f3 N8 \- M" z/ {院士说:“现在不开放。我们需要利用空间站进行工业工程的扩建。”
- p3 V5 C# _& L, I. f5 s& c
" J/ z# j& ^/ V0 W5 Z" [院士说:“我们星球的卫星式空间站,要扩建一座能源储备仓库,一座物资储备仓库,一个副空间站作为避难设施,一些农业设施。”
  z# o3 E& E/ o$ \' e0 I) t: Z! B' l  E! v! I5 K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介绍了四个宇宙开发工程。院士说:“今天介绍这四个宇宙开发工程。大家有什么问题请发问。”
& i+ r6 K# }  {6 @! X' p" g6 `- p( Z$ {. E& b
有访问团的成员问:“我们国家对于宇宙开发有什么总体规划吗?”
1 a! d  }! t* [
; n0 J+ z3 Q2 k; b3 d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我们国家的宇宙开发规划,总体规划是要尽快在宇宙空间建立十三个基地,加快宇宙移民进程。”* z0 ~# {1 j- q3 L0 F" s% C5 l, _
1 {% ^; ^9 W; t) ]. t6 B4 Y1 N
有访问团的成员说:“为什么急于宇宙移民?”
9 T7 L$ l# X' J9 F$ C! o: \# X* W4 q- ^1 {4 P# l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因为我们要发展自己的国家。我们需要宇宙空间来联系外星,获取物资和知识。”
) H% Q4 p( A) `1 i7 |! b2 I& J. s3 h+ j% x! s
良中谦问:“社会变革这样快,有什么利弊,您怎样看?”2 o/ S. m$ s5 b4 q- I- A

6 L, Y4 N) @! R1 M. I5 y9 K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社会的发展,我们的生活更好一些。文化的发展,我们的文明更进步。如果说弊端,社会的变革,人们犯的危险错误更多了。人走陌生的地方,有所得失。”8 n0 r. q. A* m

* k% f; ~( F1 J8 Z* r+ t0 r贤文问:“院士先生,您说宇宙旅行大概什么时候能实现?”
# O2 c/ a5 q' {3 [$ O' A) P6 f# p3 r4 D2 t8 H' V/ q5 ~% J
院士说:“民众宇宙旅行,需要十年时间才能实现。”
- t! a# l1 R9 i- _8 a( A& Q$ L0 a" |& M+ x& R% [
访问团的学者说:“我想进一步了解宇宙工学的知识。请问我们能在宇宙工学院学习吗?”
- e: c- ]( v. L/ Z' O+ e3 C
5 f" a' V, |& m- h院士说:“可以。民众想在宇宙工学院学习,要参加基础知识培训和入学考试。入学考试合格,可以在宇宙工学院学习,学习考试优秀,可以发给宇宙工学学习优秀证明。”
: C! P! v8 n+ l0 F0 `. J
% l& R& [+ }, S' l9 Z' w2 u访问团的另外一个成员说:“宇宙开发的现实利益,对民众有什么助益?”
' [) P0 u$ Z$ j+ j
+ L  t( t$ {! O9 S7 {" ]5 o5 q4 O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开发宇宙工程,可以发展我们民众们的有益的事业。”
: N/ l+ g4 e2 W7 q  n6 u
1 t, f3 b: ]9 E" ?  T& c! ]9 m0 z. h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我带大家去图书室看看。”
2 O% C7 M$ a* G, j
0 {; e* L5 n( U$ k院士带大家到宇宙工学院的图书室,说:“这里的图书大家可以自行阅览。”
( x! E2 n. x, l! j4 [  W: j5 W! Y8 S1 L! v" l1 O: n
院士拿出一本书,“当代宇宙开发工程知识”,说:“这本书大家可以买一本回去看。书中介绍了当代的几个宇宙工程项目,还有相关的基础知识普及。”/ ]! o" A! v0 x8 n) G
& ?. T, d0 v. H4 P' D* N/ q
良中谦和贤文各买了《当代宇宙开发工程知识》一册。: \! q! m8 z7 A# k
+ }5 h% f/ e# H# E6 S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带领访问团的成员,在宇宙工学院继续游览。6 _8 r3 Y( A1 \. x  I, Q. d
3 `3 k9 I5 Q; \% y  g* k
访问团的成员来到宇宙工学院的校园,参观纪念馆,参观雕塑,参观了几座教学楼。  r% H5 Q( h+ p3 Q9 @' [" d
- h% I3 f8 s5 |
宇宙工学院的院士说:“今天的参观,到这里结束。希望大家支持宇宙工程。谢谢大家。”
1 F; E; x! c1 u. Z- ^! A- z1 }8 p5 P% v+ F5 h
参观访问团的大家说:“谢谢院士。我们希望能有机会多作了解。”
( a( e" {% j8 R0 i4 H* M' T. ~
/ `) k2 h. i, U: Y" U. Y. D, F访问团坐上客车,离开宇宙工学院,回文化书馆。. l( t2 k% N/ j" m7 w4 T* F" U

! e8 _% n, e* h路上车辆往来,交通便利。0 |; C: h$ [$ G7 s# q6 l
. B! s( O3 i- X0 @; h# W% u
客车到文化书馆。众人下车,这一天的宇宙工学院访问,到这里结束。% I( i  l6 ?: M  r; T& q
+ P7 l9 O+ c% \8 W/ `4 ?
良中谦和贤文到热饮店,良中谦点了一杯蓝色的香料水,贤文点了一杯柠檬汁。' @5 K+ l6 J6 R$ Q
1 `7 \! W3 r6 Y% x1 {$ ~5 \
良中谦和贤文落座。良中谦说:“技术和工程的进展,需要专业的学识。”
' `: {2 O- }9 ~7 s& C/ R+ L, t
0 z# Q* U: q* v# b5 y贤文说:“儒生应该学习科学,懂得现代化的工程知识。不能只知道政治与文化。”
/ d: u$ y! D% b0 ]8 _: @* F. J2 w* `- S- x, ~- u& w
饮品店的客人说:“社会革新,学习民主和科学,是民众国的立国之策。”
& l, t3 ~, o% z/ ]# k! H5 y
1 K5 F5 c( z4 [/ n喝完热饮,良中谦和贤文,各自回家休息,饮品店的人们还在闲聊。/ y! H: ^; U: {2 I# l3 s
0 ~2 R$ A% t3 Y+ |5 w( L  f
良中谦走在夜路上,看着茫茫的夜晚的城市,心有所感。
) m3 @- _8 ~4 p9 d5 Q3 J3 D8 b: l" S) e# n' T' K% s
世上的人,都有所欲,亦有所不欲,有所欲而得,幸福者有得,后悔者后来终究是后悔。0 s7 Z4 |  ~( {+ z" ]2 I5 v2 K

9 b1 |: w* o7 M( z8 _3 F在路边有各种现代化的灯光和夜景。
) z$ y; {9 {* }+ W- ^' A2 T
, ]! h: h  d! v) Z有一个骑着自行车来的人,在路上看见了良中谦,说:“良中谦先生。”
* |7 \9 C8 g  B7 m/ D9 S# X" d# v. ~
良中谦看,是参。
: b9 V2 c3 F, k/ s) B
' }- s8 ?$ q+ M良中谦说:“我们明天还是在文化书馆学写字吧。”6 H0 |! t2 F: H! Q% J& w+ T
6 h. Y3 D; c- t5 x1 t2 P8 J" V5 T4 B/ h
参说:“那么弟子还是按时到馆。”
6 R" m$ U+ ^' z+ ~* T1 t# G& L% I) o' Q9 I2 ^% d% A
良中谦和参互相告辞,良中谦走路回家。. C1 t8 m" _4 G+ z/ R1 I

" X7 O& N) s7 \5 l" K突然,一条狗咬了过来。( E9 w0 N, M' i6 D6 Z' G4 o! q" o

/ _& l) @8 }3 s5 N; a6 c良中谦躲开,一个人站了出来。
! U5 C6 P: D6 M; J6 H6 h/ t2 Y' p' T
良中谦大喊:“强盗,报警。”
/ X- T( `! x' \+ y: t0 w7 E2 e1 p2 t
众人围了过来。. O4 n3 B! B" u5 R& l. {
; e$ K" l0 V8 K! t
强盗跑了。1 t9 X0 H( C8 u; `# q" H
  _  k) r: z& l4 F0 |5 P) j; {+ X
良中谦看看路人们,说:“小心提防恶党的手下。他们是私党要遮光,怕民众讲公义。”
1 w7 |  w! ?" V* X1 B- r: ~  v1 f+ H: B1 f/ Y2 [
路人们说:“敢富小桩的手下。新贵族而已。”
8 z& Q: u- H8 D5 r; ~
! S& Z9 R* d2 M3 k' F良中谦告辞大家,回家去了。
) w3 S9 G2 S) B0 Q8 ^; o. V) j9 E; S0 Q8 E* `4 K7 {: L6 e* L
夜色下的城市,万众民人有心灭恶贵族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373

帖子

2687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727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4-13
在线时间
314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3-7 17:58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七幕
% G, o- @) ~! B# E1 {" d: k8 C# Y  ]8 q$ |
星期日上午8点半,良中谦来到文化书馆。" w2 j% L$ ^8 t
3 Q3 C# n( R8 A
良中谦在储物柜拿了学生的抄写的作业,到文化书馆的教室楼,租了一间教室。1 s; ?$ P7 A0 R, Z" I. l) w; Z
" _; H* }9 q7 W. [
学生们到了。学生们说:“先生早。”
( U: @: S' ~. q4 t# ^' P3 R: |* C* {! j
良中谦说:“大家早。”  U5 r3 ?  ~4 D6 l3 [' F

" I2 T/ I  M0 B) B  I良中谦说:“我们开始今天的书法课。”7 X& A4 a& i- Z- A2 l9 {
1 w/ H/ v3 h( ~7 I4 E4 m1 F2 o7 |
良中谦把学生上个星期抄写的古诗,抄写的文章发给大家。' M1 @1 u( n4 l8 ]  O% R

; Q+ Z/ r1 z1 T7 n' f% L学生们看古诗和文章的书法圈点。
+ {8 G; N9 k3 D  d
( @7 O; v: o% X2 B良中谦说:“我们今天抄一首古诗。大家再各自作一篇文章。”6 A/ z' l( Y( {+ P3 O

5 B. y$ b% l+ ?良中谦在讲桌上,铺开纸张,抄写了一首古诗。抄写古诗的下笔用投影仪显示在荧光屏幕上。; o* [: u8 B1 y4 D

: a# X$ h/ e) X# L4 ^  m学生抄写古诗。良中谦把学生们抄写好的古诗,收上来。, V- F! w3 D" E
) B) C. @: w, z  M0 `9 o& e
良中谦说:“大家写一篇文章。文章的要求是,写一写自己对于道德的看法。注重书法与立意。”
0 ^0 w# U/ x" r* K0 f( |# U8 |6 H% a! e1 H' c
学生们写作文。8 j' v/ O3 ^3 k% a2 Q& m: l4 ^" B

8 V' b8 v$ n3 [" j写好作文,良中谦把学生们写的文章收上来。9 E- }+ W! t& L& N' {2 B
, S, f: I$ g1 G. _1 e
良中谦说:“这些文章我批改以后,下星期发给你们。”, K$ Y  p  Y$ H+ i
  D) r% Z: j% O. y
有一个学生问道:“良先生,我们写文章,有什么用呢?”
4 k9 K$ O# Q0 L, [
. r% v. e- D3 t! L# l良中谦回答说:“我们写文章练习书法。我们写文章梳理文思。”
0 A  j9 D( ~6 c: [; G. b0 l! _8 w* G4 N% u5 E0 H
贡生说:“良先生。我们学习书法,需要学多久才能学成?”
$ C( }% Z+ |  M& K. y, s; D. W) s6 C6 g; _% W
良中谦说:“学书法而有成,勤练书法,需要学习三年而有成。”0 p: X) x" \8 o9 x7 {+ P: e

' D, T5 m, B1 ?0 p, z举说:“良先生,我想当官。您说合适吗?”# J. N! _8 m% k- F# d. \! T# [

% F* q$ x& T4 `8 M1 P! B8 k5 L* g良中谦说:“你学好做人,再去做个乡官。合适不合适,要合乎民众的评议,听百姓的褒贬。”; b% t* }6 u: N

! I; B' p  X+ B' {6 B& w+ s# W举说:“我知道了。我考上公达,就去参选乡官。”* ~/ O& \2 M' s7 l
6 `& q9 v7 K9 M7 q% o4 {
学工说:“民众国规定,村官选举,乡长选举,县长国家内阁委派。这就是民本的治理。”
) P. E( q/ d5 N0 V  z5 t+ Z9 i( A! g" b0 J
有学生说:“我们想学些别的东西。良先生能教我们吗?”
' P, B7 `( X/ j
& I% i9 G' u3 v3 R& I) @% U良中谦说:“我可以教大家写一些考秀才的文章。”
6 q: T7 y5 f* d: z3 x' j; ^( ?4 w, `' L5 a
贡生说:“我们打算办一家书院。”0 n* K; o" y& Z) K' t% p6 _

. t7 ?# l7 f! g! S学生们议论纷纷。1 X9 q$ k4 w6 h% d! G

# ]1 u$ x! O2 `, Y/ Y4 v& Z有一个学生说:“现在考秀才和公达,都可以做些什么呢?”1 i9 S/ G  a( _: Z% D0 o$ X6 f/ r, ]) w. \

- f, T2 Y) s! f参说:“现在考上秀才,可以做书院的教师;考上公达,可以参政议政;考上进士,可以入国家内阁,或者做县长。”3 u/ ~9 ^# n$ o) Z3 O- z. F! O
' G+ t# u2 W0 X+ A; b
良中谦说:“现在职业教师都倡导考举。教书育人的人,更有德。”
& w( h! B; L5 o1 O2 {6 G- c1 r# @9 r9 l( G" r8 P' {
举说:“我想做些事情,能够有所成就。请问先生,我可以做些什么呢?”! t, p; [! g. f8 ~; F

, d8 e$ Z$ U' o9 z2 |良中谦说:“举,你现在在学书法。也学一些写文章的办法。考得秀才的功名,可以于事业有益。”9 b7 B' l2 G5 X3 P5 z" p) u2 i

6 E4 P; z* \! z8 K8 k举说:“我想做实业。您怎样看呢?”% ?7 k' j" |, a5 ?8 t: j

5 G1 F! J* X0 u- l( i良中谦说:“你想做实业,也要通情达理,也要懂得为人处世。”
" }, y% U* I& I. z  r4 Z) Z' {+ U6 O+ I5 R( v
举说:“谢谢良先生的指点。”. m; u& l% h- E
& N# Q7 {' f* N9 m1 P* p
有学生问:“良中谦先生,您准备办一个书院?”
2 B) \/ w9 k# _' b! o
$ ~9 t/ f# b* s2 T' c+ s* n良中谦说:“我们准备办书院。书院的名字是文论书院。”
9 ]' a) n& T5 N! g6 S5 k+ F
' @: P  Y) d7 N) @学生问:“书院教什么?”/ D, |' s3 D& u8 b  Z* u

! S+ J) c. S; D良中谦说:“书院教书法,儒学,考举,文言文。”. E5 R! i" n3 P: E& \9 t4 e+ A
$ ?1 x9 l4 {; D
学生说:“好的。”* V8 ~$ ^5 H: d: u

: k: {' d& c- ?星期天的课上完了。
8 r' Z0 N! t6 ?: e( h: l) H5 D; A5 u2 f) Q
良中谦和贡生一起,去文化书馆,找到文化书馆的务工厅,看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。3 \1 h( U) h# Y' b: `
  L5 i& V6 ]" K
文化书馆的务工厅,有几个工作可以做:
$ _' R' N7 `2 H/ l0 Q" T0 C3 _& X! K0 O
1 星期天有打扫的工作,工资20块。2 修补旧书,修补一本1块工资。3 销售商品,工资一个小时10块。4 编辑排版的工作,一篇文章9块钱。5 图书整理的工作,一个小时工资5块。 6 写字在装饰用墙砖上烧制。写50块砖1块钱。$ Z9 Q# u  j2 G3 B. F" I0 o# l# B

, D* o: ?  P/ ]5 ^- B* M" E良中谦说:“我们不做这些工作,但是现在这里赚钱也不困难。”7 `" X4 G) R$ U
3 ?2 p' t* g. ^0 i4 x
贡生说:“百姓贫困,就在星期六,星期天来做一些细工。可以挣到生活用的钱。”0 `0 y% z) _7 H; o7 s: C6 m. ~& X3 `
- R! q& ]9 y" Y1 i1 F5 `
良中谦与贡生往城市里的一个公园,众议公园游览。6 S& \9 f4 m! w2 G3 `- H& d* _' ]" \/ ]0 J
. N7 J& y5 S2 ^3 J, a# r$ M
众议公园在城市的中城区,良中谦与贡生走进众议公园,是一个大广场。广场是长方形,宽边对着公园大门,长边往里走。
5 V' V$ _- ]& y+ z7 d% e5 L: l# T, l
良中谦说:“宽广的公园广场有很多的游人。这里的游客都闲适快乐。”
+ A. n7 {+ ~- m' N' E. v
/ }# [( w+ B1 o! G, b% H贡生说:“有闲暇,来公园,自然快乐。”& I+ C! D3 e/ Y2 r

; q8 T5 Z" o7 `5 \; A/ J5 _有游人在公园的广场上,带着孩子嬉闹。  T& @2 U4 P% j+ ^, d# Z

  R0 q0 t4 k0 }; M. m  H+ t( a% |还有摆地摊的小贩,在卖玉石。
, |2 P$ S$ G+ [: c) @+ C+ |: b. G4 o( P0 i+ k! s+ d$ o
良中谦走到地摊旁边,拿起一块玉石,问:“这块玉石多少钱?”
& M& S8 b- M; _0 }& I3 h+ v' c, B4 k; R8 d6 ?( d+ a3 d
卖玉石的人说:“这块玉石卖10块钱。”
& G6 ~- P) O: I  v/ x( P6 w/ _6 H7 L. |/ b' z5 i; `. L/ d, D. W
良中谦付钱。买了一块玉石。
8 A& {% I, O: h- I. t: G! ~" j* f% L8 K( k
贡生买了两杯香料水,说:“这里真是不错。”
% z& i3 w" j6 ~$ ]5 W
, Q+ i4 M; E; X) z2 c/ P良中谦在广场上说:“今天是个好天气,天保黎民,地保社稷。”% o. ?) x% z* _! h' R1 I. W( n" |
8 j. ~5 X- S- Z7 ^
良中谦接过了一杯香料水。
# Y) |9 Q0 t( G" V. Q' w4 r( L( M+ K9 S' E) \; I: R
良中谦与贡生休息在广场边的人们这里。
( k# D* r' _7 J* \' T5 o( K5 `1 `/ Q! h. o
一个小孩儿说道:“天保黎民,只保善人。地保社稷,不保恶神。”
; p7 f. _9 M1 @' N1 ]* n
% E2 |2 Y4 V: D5 X! O天变得晴朗无云。* F6 G" F  v1 {/ R) y4 g/ E2 Y

  q# [% N/ W8 y0 Z, e5 P良中谦喝香料水。. H) j9 ]/ Z, z. N& _! q& F

' g  j& B9 y3 o) o; v  T' ]良中谦说:“这里的人们没有那么多的心思。”- P; Y  _/ L- Z; P$ i; `7 X) w
# S! ]+ q) T/ s, `
贡生说:“我也喜欢空下心来。安闲有所息。只是终究要有所成就。不然何必为人一世?”
- n; ^/ A' x4 {* @
- k  i: A+ \$ ?* @  e3 m另一个地方,有另一种生活。不是忙碌和劳作可以买来的清闲。清闲无烦恼,可以为自己的道。
$ `& {2 [2 K" `7 M- H% W6 X/ I! j, b1 T% F
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道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373

帖子

2687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727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4-13
在线时间
314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3-8 13:40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鸽子在天上飞。风筝在天上挣。太阳在天上放光芒。7 s+ c$ P: }( @2 m8 x6 S, P% I

# s9 L3 ^& r1 Z! A# T休息了一会儿。
% Z6 B( b$ j2 p8 T1 r- c
1 e7 P( s0 M: i6 C% W0 n7 I良中谦与贡生在公园里走,有个人在众议公园的演讲台做演讲:% V/ C  L7 K% k
* k4 E4 J0 v& p
他说:“我们要有自己的想法,也想享受自己的生活。我们希望这个世界更尊重个人。”
5 e0 t  m% @4 l+ u
5 W5 g; Q0 F! G4 k. U良中谦说:“我觉得自尊是求得尊重的开始。”8 L' R% r! k2 {7 v- q

; q: {5 V' P6 q# j& Y+ C贡生说:“这里可以公开演讲。”/ l( F9 J! u0 F- z- X' d
. x3 f7 g4 r9 m* j1 h
有一个演讲台边的人,说:“尊重个人不如自己努力挣得名利。有了名利就可以做自在的人了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373

帖子

2687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727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4-13
在线时间
314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3-9 12:39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良中谦说:“社会要尊重个人,社会应鼓励修养完善的人格。”7 q4 n' j0 I& x; K- k# N5 |

" w% h& ^; u+ h  t% G, V良中谦又说:“人格完善的是君子。人格残疾的是小人。我说人格残疾的人不知道治疗,奢谈尊重个人,不如退而自尊自助。”
' ]8 j+ U* i* z4 Z, ]1 f' @2 r7 }
$ h2 I; W6 ~0 _! A( v9 S有一个听众恼了,动手要打良中谦。3 N  p% ~7 Y) i. A& y% k3 ?! M3 m

3 a- a5 n! j" _% f% c: B贡生阻止了这个人,问:“你怎么打人?”
( b2 R+ l2 j) ~5 J! k
( B* I. n$ ^+ c, {. v打人的人叫道:“我不能不被尊重!”
; M) z2 {5 h# K0 F$ W1 S, ?9 K+ v3 n* w$ X
良中谦问:“我怎么不尊重你了?”. D& @, ~5 D9 M* F* d& B
$ G4 j4 G: {8 Y  V( h0 H4 C
打人的人惊叫说:“我是个社会上的闲散人员,什么都不是,你看不起我们!”- g7 I$ r6 f( {3 R, S' _3 T  w" ?5 z9 G
- N0 N! g0 C. r- K2 p1 b6 {$ ?
良中谦说:“那么咱们对打。”8 d1 B) p/ P1 E9 H

) U2 M  N1 Z- ^) L良中谦和要打人的人打了一架,良中谦一拳打倒了这个主动挑事的人。$ M( ?# `- w' e9 ]8 E

2 z; [6 `" c& s2 Y0 b+ k大家都说:“你就是打人都打不过,怎么说人家不好?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373

帖子

2687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727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4-13
在线时间
314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3-10 13:02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打人打不过良中谦的人说:“我大人大量,这就走了。”
; D  C- s- u+ g; m/ k( d! y2 w9 U/ v: _
良中谦说:“我也不想欺负人,我就是觉得我说句话,又没有跑到你家私宅骚扰你,我怎么了?”* \4 T! K! B9 O+ r( S5 _5 i

8 L6 m! c. B( x& `良中谦站到演讲台上,说:“在公园就要轻松。大家都不是来找不高兴的。你想高兴我也想快乐。君子不为小人之残,因为心理正常。希望所有听众都培养自己正常的精神与品质,做一个健康有心的人。”& Z4 o# U3 y6 _2 H* B5 [3 P
8 Y7 I! H* _* D+ [6 r# R
说完话,良中谦和贡生离开公园,去热饮店喝热饮。
% [* ]( l* J/ @1 {8 ^2 V" W
; C2 C9 v* b! O( s到热饮店以后,良中谦点了一杯热水。
) }6 Y# @# ~5 K. x3 c5 N: V$ r) h5 I% F& j) M
贡生点了一杯果汁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加密...

泰国中文论坛提供的资源来源于网络,如果有侵犯您版权的文章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
严禁发表违反中泰法律的相关言论!     客服电话:085-3851999
Copyright © 2024 泰国中文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.
今天是:| 本站已安全运行了:

Powered by THCNBBS.COM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