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1433|回复: 70

编一个故事 | 泰国中文论坛 - 泰国华人论坛 - 泰国生活百事通

[复制链接]

16

主题

2188

帖子

2483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460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3-3
在线时间
295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发表于 2022-6-9 13:15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小说
( ~, ^  w) D* t3 B
: p- I1 ~! E; y' P第一集& _' _- f3 k3 y
7 O9 N" s! I$ k0 {2 |
7 G2 V4 ?# u) x+ b/ d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188

帖子

2483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460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3-3
在线时间
295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6-9 13:16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0 x9 r$ [1 X+ e( o; J0 L

3 D" B: i5 f5 ~: Z4 r; v古代有一位儒者,他叫姜白。他生在一个国家,从小好学。学而有成,就出国游历。
1 C" ~. K* D7 f
2 e2 z& w; g' m姜白路过一座山,在山上看,看到周围都是青翠的树被,绵延到远处的山谷。他感慨道:“没有人烟,这里又怎有人可以交谈呢?”" S( l6 ~, b7 K7 [+ W# D- U

" A) I, a0 }$ F& x/ ~他看到无人可以交谈、觉得实在没啥意思,然后就自杀了。( r4 s# X% T$ P$ V- V' @
完了。
, d' i  p( l3 G8 I4 J3 W; H# ^' G6 p1 k$ A4 p
姜白死后,来到阴间,有鬼问,你要去哪?姜白看这周围已经不是深山之中,就问这鬼:“这里是哪?”鬼说,前面是鬼门关,之后有路去阎王府。你是怎么来的这里呢?
& {) x5 _4 }  [+ A" r# y$ s* f+ r- @; h, g  X7 E
姜白说:“我也记不得了。既是阴间,那鬼门关可有人把守?”鬼说,有两个鬼卒在那,你直接过去就是。姜白问:“你身上穿的衣服是常人一般,身上似有一层轻烟环绕,你也是鬼吗?”鬼说,正是。我是鬼。4 S" j  e0 v9 ^4 f+ X

- G! g; W3 y( U, Z" R, V+ g3 _姜白四下张望,这里似是太阳刚落的城郊,有几棵树在旁边。
; W6 \6 e) |, d) x
/ |' ~. i; r1 |9 O问鬼:“我怎会在这里?”鬼说,你去那边鬼门关问问吧。姜白说:“谢谢你,告诉我路径。”向鬼抱拳施礼,就朝鬼门关去了。
% A/ W' Z! l+ Y9 f) n& S" ^" K1 o1 i7 z0 y) r" y' a7 R2 l
眼前是一条小路,天色渐渐明亮了。沿着小路走着,天变得阴沉沉的,看得清道路:路边有沙土和石头。有几棵树。没有土壤,树长在石头和沙砾的缝隙。没有看到鸟兽也看不见路的尽头,就一直蜿蜒着向荒郊的那边。于是只是走着。* G7 _$ m2 |! b# M" _* _
4 J) m0 x2 ~' z+ a! C! P0 d: N8 l
突然他被旁边的一块石碑深深吸引住,上面写着:
* q, v# K: u- ^8 P; U, t' S* H, }+ C1 ^" y7 J3 {
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+ b8 a: T0 ^4 t  c6 h. b" f1 X7 j; v

! l, z2 h( w. ?; p/ f4 u: i  W不得其死。
8 j+ z. G$ c# I( }# U
- {8 Y" y3 ?, I+ q8 f. n& B人之生也直,罔之生也幸而免5 S5 i+ g) y& L4 M% R

& S; k. o! x" i& J3 \+ G; k三行字分别指着三个方向,明显走哪条路由自己来选择。4 P& ?: O# \/ o) k  u
# k% [, N9 j/ v2 y$ L% R) p% |
三条路呈三叉状,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那条路在中间,虽然看着有些坎坷,但远处似乎有一丝光明。那两条路指着两个方向,再怎么看前面也是一片昏暗。于是姜白决定走中间,过了一座桥,踏过一片草原,登上了一座山,。。。。
6 l1 [2 q) l# ?% F3 \7 H
9 L! J' h! c/ I! S3 m/ g; b! u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188

帖子

2483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460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3-3
在线时间
295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6-10 12:29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
# K6 d+ y2 T2 @+ V7 P! N
1 K' u! ?+ ]: D+ f) ^0 {姜白正想看看山另一边景色的时候,不知道谁推了他一下。他睁开眼,看见面前一个孩子正在问他,“叔叔您怎么睡在地上呀”。姜白这才知道,自己并没有自杀,只是想自杀之前,精神紧张晕过去了而已。
; y# E1 c; _$ l# M9 o" X4 B9 Z
) v& L1 J& }0 J姜白站起身来,看到来了一群村民,自己还是在那山顶上。刚才自己一阵晕眩,只记得往山下跳,现在回想,似是梦境?
- U2 D/ }9 i! `  J1 G7 D
, x# {' N/ a( I6 |, G他问这村民中为首的老者:“先生您好,在下路过这山,想找人家,却不见村户,刚才只记得心中烦乱似是跌下了山崖。请问这是何处?”( C' W! `  ~' n' s" T6 t+ b  }
/ j) g# v9 \  z; k
老者回答这里是新日暮里,幻想乡* F$ J+ c& L4 }. b) c

- o8 z9 I  }2 i8 v村民是一群中年人,一个少年,为首的是一位老者。那老者药农的打扮,回答他道:“我们几人是进山采药的药农。这座山叫做中山。山下有个镇子叫做炎镇。我们住在中山另一边的村子里。”4 H: O# [8 d- b6 \
2 O2 H8 a0 B3 V
老者让一个随行的中年搀扶他道:“这山里空寂,少有人来。你昏睡不久,随我们回村里歇息一下吧。”3 c+ t- @" `. G( F4 t: k9 Y
4 R% D! u" g: j
到了老人的家,老人随手给了他一个水桶,并且给了他一件,虽然破旧,但很干净的衣服。指了指边上的水井,姜白明白这是让他洗漱完毕以后,换一件衣服。他这才看了看自己身上,早就已经衣不遮体啦,并且还有些奇怪的味道。看着老人那淡淡的笑意,姜白不由得脸色一红。: w/ J: f' n8 d, B- G: h
0 G' H. A$ M7 k7 J9 z
冰凉的井水冲刷在姜白的身上,过了一会儿,他又闻到了一阵饭香的味道,老人慢慢走到一个小木桌旁,同时示意他过去,老人递给他一碗稀饭,他这才感觉到自己肚子里那股饿的感觉。
/ k; R6 V# M. c$ f  s/ |: s" d( _+ u# x
吃完饭后走进老人的茅草屋,点燃一盏油灯,这时天色早已经黑了,他这才感觉到温和暖。3 a  b9 Y* l; e1 X! \( A2 r7 b

. m6 ]% p( J! o; s# Z7 [感觉到温暖之后不禁就开始了思考这一天的经历,从早上出来、到现在晚上、一天了也没干个啥,还得去睡觉,真的没啥意思。这次要坚决的结束这一天一天的无聊累积起来的生命,所以趁着他自己还清醒、就毅然决然的走出了老人的家、离开了这个村子、爬上了那座无人的山,找到一个空旷的山崖盘腿儿坐了下来,掏出兜里揣着的两个盘玩已久的三棱核桃、开始盘了起来,盘啊、盘啊……就这么盘了下去。3 g2 r1 D! r( W8 W$ p0 j

  o( s7 s& Y5 \3 P+ s' K2 ~有个村民跟着他出了村,见他在荒山打坐,许久,不禁走过去,问他:“先生,您说话文邹邹的,怎么来的这里?这附近都是荒山野岭,没有什么人烟。深夜上这山上,遇到危险怎办?”
' W0 e6 B! d' O5 P6 ^& q+ B: w
, @0 T0 T! C7 x# `6 P0 K0 N- g5 b7 F! {姜白答道:“我离家游历,身上没有钱财。行至这山野,心有所感。这中山高而不陡峭。山上和山谷树木多又绵延不断。一时心生感慨。人世茫茫,欲求成就功业,却也没有方向。”6 l. X. e* S/ Q. t, {1 \. i
, X+ J5 I+ D" J6 l( E  b3 I
村人道:“先生游历世间,自多有见闻。可与我讲讲有何经历,好么?”姜白道:“好。”
" ^0 Q% c3 J& a& C  H) Q9 O+ k) B  v( F; A$ i
老者也上山来找他,听这边有人声,呼道:“深夜路险,你们先下山来!”0 ~4 R/ P2 `7 `$ g& k
6 z. u8 e  ?6 h) @# k  I+ p
一会儿,老者气喘行来,拉着姜白的手,说:“有事明天再说,咱们回村歇息一晚吧!”, c9 j5 n0 c! e8 E: h2 m) j2 C
+ o" N6 k8 K% s' f* _
一行人回到村里,夜已经深了,于是大家休息了。
3 D3 \9 n+ ?2 q& h5 E
* e3 e3 {: d& w! r# e3 A天上有一颗星星闪烁了一下。中山上的树叶随风飘摇。
. ^: R2 K. t/ \
8 b) ~: `% Z% G! n第二天,上午的时候,姜白向老者道谢:“在下路过这里,多谢您招待。”
) e: A  ?, K. j8 b/ L8 U  J0 x! `" u3 [. Q& q% _; r
老者回答:“不必客气。你可以在这里再住几日。你要再上山,可要寻人一起。山中有些危险。”
7 Y! b" K0 T$ N+ j
$ u/ G) E5 d' ~% N0 y# G$ T姜白问道:“老先生,您是务农为生吗?”老者说:“我们村,都是在山里采药,也自己种些田。采到药材,拿去炎镇卖,换些粮食和钱财。这山荒却多药材。野食不多,山里灵物却也不少。”5 g  K. `7 [6 M$ G

8 y8 m/ j/ A, m) b" }: Y姜白道:“村里有人读书识字吗?”姜白从身上拿出一本书,道:“在下随身所携带的,也就只有这本书了。在下读过圣贤书,会做一些粗浅文章。离家出游,本想增长见闻,现在来到村寨,也想访隐居的贤者,讲一讲学问。”说罢,向老者一礼。
( G# t, ^1 a2 E
0 _1 q% g7 {, Q! w/ H0 e老者道:“我是山野的药农,不识字。这村里也都是粗人,平时也用不到书写。”
! V: }! Z4 \) p% S3 j
. ^# ?/ }) d4 r2 }# M0 j又道:“我们这村里有首流传的歌谣,我说给你听:中山高,药草茂。吃得庄稼,选得好草药。为善好,救人德,本分思得土地恩,光天化日但行仁。”
1 Z' L. T, W! K' X+ o/ G$ \2 ~9 T4 P4 d8 _: u
又道:“村里的年轻人,兴许想知道一些外面的事,你去和他们谈谈吧。”
, V! u) T; K) Y! q, P+ ?' x5 E9 m7 p" f( [% z& Y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188

帖子

2483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460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3-3
在线时间
295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6-11 10:31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; W1 Y' O6 v# t6 v! K
0 n8 T0 U8 U- E* A2 d! h  c1 \9 t
姜白向老者道谢:“好歌。我去找村人谈谈。”他在村内走,看房屋不甚破旧,道路却窄。没有鸡犬,却有猪羊。见到一个村民正在喂羊,向他言道:“先生,您这里的羊,长得肥壮。您这山中有灵气,饲草也好。在下口渴,向您讨碗水喝,不知道方便吗?”' H& e  E" I8 g* Y3 K' e+ A4 v0 x
8 M/ H; [2 u$ I
村人:“我忙。往前走有路口,旁边有水井,你自去打水喝。”姜白只好道声谢,去前面路口了。- b) m7 {6 ~  B$ `

1 w; H8 i3 M) ]% h* O. S村口有条路,一边往山下去,一边往山上行。路口有口井。姜白舀了口水,喝了,和老者家的井水味道却不一样。水中有苦味。旁边有一块石碑,书:“苦泉”。刚才喂羊的村民,这时也过来了,打量一下姜白的容貌,说道:“你样貌端正,却不像干活的人。是游历来这里的么?”( E: X2 `3 i3 A4 \$ Z4 Y  M* c
! Q5 N9 i; ]" Z& n
姜白答道:“是的,我游历山野,也遍访村镇,自从离家开始,也一年有余。这一路增长见闻,想结识些朋友,也还没有遇到。”
# X: q" v8 F$ m: s1 g) d1 ?9 w8 J+ ~
* y. v! i8 `/ I1 t: T说完,姜白打量这村民:而立之年的样貌,中等身材却非常健壮,长方脸型,目光炬炬。他又继续道:“昨天还有一位村里的人,也想听听我游历的经历。我说与你和他听,好么?”8 p$ A: e, L# [5 Q! K
7 p8 \% M* W5 j0 |0 v, g
然而,昨天那位村人不在。姜白只好和这村民说了起来,姜白年轻时读书,弱冠之年想出外游历。和家中兄弟姐妹说好之后,就带了些随身的物品出国。一路向北,到了一个小国:这国的人很少读儒家的书,也没几人识字。姜白说这国的物产也匮乏,没有饭吃,他想沿途借宿,也常常找不到人家。于是姜白又向西走,到了另外一个小国。这国名叫土山国。
  \3 J. n6 e5 |9 v/ O( o
, `1 B; w1 J- l4 a$ }& Z5 f) n姜白说土山国物产多,有牛羊,各种食品,还有富人聚集的城镇。富人不仁,百姓和善。姜白在这里呆在图山城中,读了些书,也和一些人谈论世间之事;然而好景不长,城内闹动乱,姜白辞别这国家,又往西去。临到离开的关隘时,有土山国人嘱咐他:“你一个游客,不知道世上的危险,如果遇到盗匪,切记不要与之为难,交出财物就是。”姜白带些行李,往土山国西边去了。9 H+ M6 L1 E4 `$ T- B1 L( l/ u

) j: {% X* h- V6 r/ h+ Y* d“我们要上山去寻草药,先生你来一起采些药材吗?”昨天的几个村民打招呼。听故事的村民说:“先说到这里,大家要上山采药,你也随我们上山看看怎样?”姜白说:“好。”, \( ^7 E/ M' r2 A
/ {9 I8 y) Q  I0 G
村人说:“你在这里稍等,我拿去采药材的工具。”姜白问:“好的。怎样称呼您?”村人答:“我叫轩辕氏。”抱拳向姜白一礼。
7 q  J  I# V5 W5 X) v/ r/ c4 t+ p' h+ W; s2 F
轩辕氏拿来了两个药篓。他腰间还系了一把镰刀。姜白背上药篓,和村民们上山去了。沿山路走到山腰,就往树林里过去。轩辕氏折下一根长树枝,放入背篓里。姜白看这周围都是树木,也没见有什么药草。3 S+ V: |% Z: C: C( V& o
; y0 K' U. ~7 v; s
穿过树林,是一片茂盛的草地。草地长在斜坡上,有野兔一窜而过。有一个村民寻到一颗草,只见这草有一尺高,叶分三面长,叶边是齿形。村民用手挖出这草的根,带根上的土放入药篓内。
4 p; H9 e' Y" g# g; A6 D
" s, m5 n; o) W/ _6 r3 \有一位村民道:“先生,您不识药草,帮我们背些回去就可以。不要乱采草须,有些没用莫要伤它。”姜白点头说是。
, g+ T- [$ S" |: W' I) Y9 ~% K/ u3 i: ~
轩辕氏找到一棵药草,略枯的叶子,上有红色的果实。果实是长粒状的。轩辕氏采了叶子和果粒。用一片大树叶包好,放入了背篓。姜白问:“这是什么药材?”轩辕氏答道:“土果。可以入药。”; d# n8 q9 I4 m

' ~% x2 g: q& C" {+ y$ k# z姜白帮村民装了些药草。众人又往山丘下面走。/ D& Z1 \+ B- {1 V

) E3 U- Q8 y+ \& Q$ L又是一片树林。树的叶子非常青翠。“这树叶可以泡水喝。”大家采了一些树叶。姜白装了半篓药草和树叶。起风了。树林中又有一只野兔窜过。有一个领头的药农说:“我们往回走吧。”众人喝了些水囊带的水,稍事休息。; e6 o- O8 G- S/ b

- p+ x7 Q" r, N1 H0 W% I2 H轩辕氏问姜白:“先生,你还打算继续游历这中山吗?”姜白对众药农说:“大家叫我姜白就是。”又说道:“我想再在这里住几天。游览这中山。”众药农说好。明天谁有空陪你在这山里找些异景好物看看。众人开始往回走。
7 H% z! `' m# t) Y* C3 f: f( m" [6 j: ]' `& V* J
又到了一片草地上。这里有好些药草,姜白也打算动手采。轩辕氏用手拦在他身前,从背后的筐子里拿过来时折的树棍。“吼!”草丛另一边传来吼声。这是什么猛兽。药农纷纷拿起镰刀。姜白定了定神,望向草地的另一边。
0 L( t, M% m4 u7 H1 \! q9 ~
5 N" A$ l) |4 O" k" X3 m! ~+ w, ?一只老虎出现了。缓缓走近,面朝众人。轩辕氏挥起树棍,疾跑而上。老虎轻微右闪。轩辕氏跑到虎前,挥动右臂,以树棍击打虎头。“嗷呜!”老虎吓跑了。有一个药农手持镰刀,也走了过去。大家望着那边,有人说话,是猛兽。
% M' A! B. v2 o% x9 a1 C- k" m, Y" G* Q: E7 U/ R% z
过了一会儿,老虎没有敢再出来。“中山上有老虎。大家见惯,它不敢伤村民。”有一个村民笑说:“山里野兔和鹿都多。然而鹿不可逐。”7 E/ O' U8 v3 e! a4 |4 W* `0 X
9 Y3 y' j! Q6 ^1 ?, y
“轩辕氏你好武艺。”轩辕氏答姜白道:“村里人都会些防身的本事。老虎很好打。山岭中有些猛兽,就难对付了。”
& L5 |5 a) z" w4 G; u9 p# M2 s5 [5 @
/ G2 W" ]1 B7 W4 C遇到猛兽,大家也采了不少药草了。于是就往村寨走。穿过来时的树林,姜白问道:“这些药草都拿去炎镇卖吗?”村人答道:“也有些去要走五天路程的一座城市卖的。然而路途远。不是名贵的药材不去那边卖。”快要到晚饭的时间了。轩辕氏让姜白跟他回去,说招待他一餐饭。
0 F. B0 j* w% m$ m2 t; r2 _* ?) P1 O' a9 x- X
众人走到村口,姜白去轩辕氏的家吃饭。轩辕氏并非生在这山村,也还没有成家。昨天晚上上山找姜白的村人也帮着轩辕氏准备晚饭。今天轩辕氏请姜白和他吃饭。村人笑道:“昨天请你讲讲见闻。今天轩辕请你吃饭,我来作陪。大家说说话。”又说:“我姓司马。生在山村。叫我司马文就可以。”
" b; Y3 P- }8 `* ^& ^: p: h' K1 Z  ~' v3 \
饭菜很朴素:白面馍,面汤,还有一盆青菜汤。司马文说:“先生识字吗?”“在下读圣贤书,会作浅易的文章。”“我想读书识字。可这山里没有老师。您能教我书写姓名吗?”司马文很不好意思地陪笑道。轩辕氏没有喝汤,只是吃馍。他也问:“我不认得读书的人。圣贤书说些什么?年纪轻轻出门游历,你想增长见识,还是赚钱返家?”/ o; E: c2 f, s& Q5 }

' y  _4 S6 m) V姜白喝了一盆蔬菜汤,这汤,味却极美好。汤中有菜圃种的青菜,还有野坡采的野菜。味道是酸的,却有调味料的膏味。山里的珍菜,还有一点树果。姜白在未尝过这美味如此的菜汤。
: f1 B6 Z9 n! ]$ V4 J- b$ \7 ?4 f" y8 J
姜白笑道:“好汤。我自然愿意教你书写姓名。圣贤之书,说的就是道理。比如这国家为何兴盛,百姓如何安居。都是圣贤书所记所传。”司马文说:“我们这里记事,是靠长辈所教。把事用文书记下,要好很多。”
/ ^/ S5 M5 t2 Z0 t' D+ D! u3 W  O3 I; Y& D9 P) |7 G3 y
姜白说:“我游历四方。想求取一些功名。增长见闻,有所作为。”轩辕氏吃了好些白面馍,一笑道:“大人才想求功成名。山野的农夫,我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。如果有机会,能赚到些钱财,可能是挖到了山中的灵药,卖了好价钱吧。”轩辕氏又想了想,说:“如果有了钱财,我想在市镇修一栋好宅。成家兴业。”. A1 I1 g; m7 X. {/ |+ g
0 P' b. U8 B7 I
司马文说:“没有钱财,山野鄙夫,也很好。轩辕来这山里也才两年。我们这附近,也还有别的村寨。”4 ]4 N& F+ j: ]8 m- r8 V) ~( f

1 m- O+ @4 k4 i, j8 H天上有星闪烁。月亮没有出来。漫天的星河照在这中山边的小村。吃完饭,姜白和司马文回到老者家。讨论了一刻,司马文找来一块削平的木板,又拿来一瓶颜料汁。姜白用手指沾了颜料汁,在木板上工工整整地写了几个字。这几个字是“村旺人善”。
' j& p: x( d- ]6 H) ?  A: A
# p/ f0 P* ^, H! [) t+ q5 ~* J老者听了,说:“把这几个字刻在木牌上,摆在厅堂里吧。”
. c+ e( X, X; g6 _# z3 ^5 u7 C0 k* _2 ~  k& }% E0 `: K* j, S) j
司马文也拍手称是。
/ S- }, x4 C/ c4 P* o8 {& p7 w, d* w
天上众星明亮。司马文又拿来一块石头,石头面很光。姜白在这石头上,以手指沾颜料,写了“司马文”三个大字。
! Y+ L3 J: [8 m, k4 Z+ w$ X5 H: i* o3 G- x5 N: X
“司马文,你想学习识字吗?”老者说:“跟着先生学写一些简单的字。帮村子里的人们写些石材好木材的碑吧!”老者似乎是村里的长老。
; ~! p$ K% G) v0 y0 x1 W
  C$ E! {! |, b/ [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188

帖子

2483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460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3-3
在线时间
295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6-12 09:52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$ j' x) a1 [4 N' m& D5 M- o0 C

; m! n  ?5 j6 ]! _! A休息了一晚,司马文带姜白去山里。大清早,他二人带些东西,拿了一个装物的药草篓。从山路往上走。天气晴朗,树木茂盛。! B/ n& o% P0 c

/ X4 t2 o, Z; P6 k- x% w* f“山里有几个好去处,我们去看看吧。”两人穿越了一片树林,到了一块山岩的前面。只见这块山岩有好几丈高,上面似乎有人所涂画的东西。近看,是一幅壁画。
5 D5 s0 ^6 W8 b  |( P7 [& F# B0 `. d( |; ]2 T+ U
画中是一个人像,垂衣而立,手执柳枝;发上无冠,面目皆显:是一个女性的画像。双目前视,嘴唇闭合,面目端正。双脚穿着鞋子。这画以深红色的颜料勾画线条,画得不复杂。
! K5 u. w5 x# r' j
# b9 L! L9 V1 S/ {9 x姜白看着这画像许久,意念之中出现了一个仙人:“你要求财还是求友”?姜白回答:“求功名”。仙人挥手中的杖:“贪人。记得一字。”“无”。姜白昏睡了。, @8 H  @+ y# `8 x# _( t4 R9 U0 i
& F2 F( H. R1 E
过了一小会儿,司马文看姜白坐在地上,睡着了。问他:“你怎么了?”姜白没有醒。司马文用手推他肩膀。9 a( p! g6 n% F/ f' K
% n$ ^$ e% A) |# [0 M
姜白晃了晃头,说:“我梦到一个仙人?”“什么?”姜白说:“我梦见了一个仙人。他问我求什么。我说求功名。他说我是贪人,要我记得‘无’这个字。”司马文用手搔头。$ P- v4 P$ Y) R8 g1 A- b' ]& P4 L3 J
) s9 ]& T- V( @" p  L% Z
司马文看姜白醒了,就端详这壁画,介绍道:“这幅画画在这里,据说是仙人成仙后所画。画的就是接引仙人成仙的神仙。我看这画,经常看得入神。这是村人人人皆知的神仙画。”司马文看着姜白,说:“看来真的是神仙显灵。”姜白站起身来,又看这画。他轻声道:“‘无’就是没有。没有功名可求吗?”姜白无精打采。5 B9 U+ h: e: {2 K2 r+ ]
+ V/ l; o+ [' y" t4 |
司马文说:“你还想去山里再看别的东西吗?”
1 ^; _5 Y# _1 @1 B2 K1 h
6 N2 W4 {( C% ^姜白说:“我还是想去人多的地方拜访贤士。学些圣贤的道理。我们今天回去。我教你写字怎么样?”司马文说:“前面还有一处好景,我想咱们去看看也好。”姜白说:“好吧。想学写字,咱们还得准备些木牒。我跟你去看看山上的景色。”
  z6 m9 y3 G. _% u) q+ I1 g+ Z: m2 \7 ?# [4 e5 `0 P
“你们在这里!”望向山林,有人叫他二人。走进一看,是轩辕氏带了一个少年过来了。“大哥哥!轩辕和我来找你们一起。”是姜白在前日见到的那个少年。轩辕氏说:“我带他来陪你游山。山内有猛兽。人多还能够抵御危险。”少年又说:“轩辕能打猛兽。”司马文笑了,说:“轩辕有能!不怕异兽!”
1 f9 [6 b( x; [; V( H! u# a% U( z# p1 t( |% V/ h. z
姜白向轩辕氏说了刚才的梦境。轩辕氏用手拍他的肩膀。转身看着仙图画像。画像突然一分为二。轩辕氏以右手拍自己的脸颊。眼前一黑,栽倒下去。他用手按地。没有倒下。轩辕氏站了起来。“有命。”几人听见无处传来声音。轩辕氏开口轻声说了一句话“有命有果,率众谋安!”司马文大笑道:“有意思。天显灵了。哈哈哈哈。我要把这事记录下来。求天佑人!”
) W6 X; E) V1 p8 |4 o/ Z
0 w8 x# m) n1 \& r  d一条白蟒蛇绕了出来。蛇信吐了缩。蜿蜒移出树林。轩辕氏把少年扯到了身前。司马文和姜白没有带镰刀,于是姜白没有妄动,司马文迅速朝白蟒反方向的树林里跑去。白蟒蛇有一丈有余,体胖约一尺。轩辕氏推了一下姜白和少年。少年和姜白都跑往树林。白蟒蛇直起上身,吐了又缩蛇信。朝向轩辕氏。
$ M7 w' M( z' y2 |3 x0 J9 U6 L5 S
轩辕氏退了一步。蟒蛇不动。轩辕氏又退了几步。蟒蛇还是没有动。轩辕氏转过身,缓缓走开了。姜白拿着兜里的三棱核桃,捏了一下。轩辕氏走了过来。众人走到了树林外。司马文说:“咱们再往前走吧。”& }. z4 N: y4 N' C' Q- u2 Q) |0 m. D
7 f. m* j7 R. Q+ t" Z5 @2 B
轩辕氏说:“今天早点回村里吧。”司马文又用手搔头,也说:“那么就先下山吧。”少年突然指着树林的方向,“那是什么呀”,姜白看树林,一头熊惊慌地跑出树林,往山上跑了。轩辕氏横着摆了摆手掌,意思是不要再往山里去。几人开始往山下走。
- D9 a- M1 l2 f8 m* O- \% \
9 n- X$ R2 F2 }) F9 U' E走了一段时间,回到山路上。现在是上午时分,于是大家沿着山路往村寨走。听说司马文想学写字,需要做一些识字用的木牒。轩辕氏带大家到路边找一些有些粗的树枝,大家折了几根树枝,拿着回村去了。
' Y1 j% [- u/ M: P: q. q0 L" `! P/ Y* A- u5 C3 U
姜白把树枝横着切成了一片一片的木片。用颜料在每个木片上写一个字。这些木片做好后在太阳下晒。木片干后,颜料也印在木片上。( T& d* N! Q3 @; d7 A, H* \
% M6 W4 @  Y0 O- t6 x' x) t6 J
姜白教司马文学了这几个字:“日”“月”“星”“天”。村民在一旁看,也有村民记了记这字怎样写。大家在村口的井口边,司马文用一根树枝在土地上写划这几个刚学的文字。姜白道:“今天学这几个字,明天你画给我看。”司马文说是。天上云彩快速地飘动。# n% \0 G! [& i  u# f

' w0 b0 m, I' k: \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188

帖子

2483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460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3-3
在线时间
295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6-13 11:1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 n' k! O" [+ w5 V, n* m

' R  W1 G2 a( ?4 q“明天我去炎镇。你要去看看吗?”轩辕氏在下午的时候问姜白。
* Y; n4 H7 A- y9 r! Z5 Z5 D  G0 h4 e
, x: s) O% Z! C! U  b9 e5 G姜白说好。轩辕氏晚上又请姜白吃饭,还是司马文作陪。晚饭前,天快黑的时候,上午一起游山的少年匆匆来找姜白,说:“你快来一下!”姜白随他去村口。* t( f6 j$ C2 H8 t- Q' q9 }

0 N" ?( Q& q. t+ a+ U# E& Q8 D村口围了一群村民。见到姜白过来,就说:“先生你来了。有客人!”一个壮汉高声道:“是先生您在这里教书写吗?”“我是完颜亮。路过这里,看到有人教书写,就来打扰了!可以向您请教吗?”姜白看这壮汉身高膀圆,一时不知道怎么感想。姜白说:“壮士您好。我会书写,您是路过这里吗?”, k$ ~- y) l( U) l

$ y4 r2 N) ^/ p8 }完颜亮走到姜白前方,双手抱拳,高声道:“先生您好!”村人都在打量他,看他有常人再多一尺身高,还很壮硕。有村民说:“你是赶路要去哪里?天快要黑了,此时不适合去山里。”完颜亮说:“我正要去这山里,听说有狐狸,想捕猎一些狐狸皮。”村民又说:“那么在这歇息一晚吧。”完颜亮双手抱拳,微一点头,说好。/ ~6 |# u4 h- M7 S, `5 ~9 @+ y" L

3 R9 @- p' z) q/ d- H舀起井水喝了一水桶。完颜亮高声道:“好水!我的家乡有比这更好的山泉,还有仙气凝结其中,可以治病。”那是怎样的水?完颜亮又说:“我家乡的山泉,水中有气化作泡,自升而起。水味苦咸,确是药用的好水。可以喝更适合浸泡身体,强筋除烂疮,治皮上病。”他又问:“谁家可供借宿一晚?”“来我家食宿一晚。”轩辕氏说道。请完颜亮一起吃饭。5 L' j! d& C* J6 Q7 R" @" Z
) y' @4 M6 ]' G( l1 w
完颜亮从怀中掏出一块金饼。“这是住宿的钱和吃饭的钱,请您收下!”轩辕氏拿过金饼,用手一握。点了点头,邀完颜亮去吃饭。到了吃饭的厅室内,坐定以后,开始吃晚饭。饭桌上,有一盆馒头,每人一块腌肉,一大盆山菜。大家都不客气,吃起饭来。& `7 V/ v3 J/ C

) I8 @0 D' D$ \3 B& `肉是山猪肉,用药草加调味腌制。火烤之后,切块来吃。馒头还是昨天的那样多的白面馒头,山菜是火上蒸熟。有一大盆的野菜,还有几个野瓜。完颜亮说道:“这饭菜看着好。我想进山捕猎,猎获野兽,拿来大家吃吧。”轩辕氏笑了。他也说到:“我也擅长猎获野兽,但是有饭吃,就不去伤害山里的生灵。你用何法捕猎?”轩辕氏拿起白馒头,低头吃了起来。. Q! O' J, q1 F- ]
8 X+ o2 [, R4 o- \7 W% t
司马文说:“山里有野猪,还有野鹿。我不擅长捕猎。野菜野果大家都常去采,也常吃野瓜山菜。”姜白看完颜亮若有所思,直言道:“完颜亮,您要去这山里捕猎,今天我们才在山里游览,有熊见到危险,跑往深山。你要提防猛兽。”
9 L) H" R- T9 F0 X
* O6 I4 X$ K: O- H8 h, e完颜亮笑道:“我不是职业的猎户,但是也不怕猛兽。我擅使弓箭,每发必中。何物不可猎?”完颜亮吃了野瓜,又道:“箭矢若不够用,也只好削些木箭。弓要是损坏,我就找兽筋来修。”完颜亮携带的行囊在墙边安放,有一人高,二尺宽大。轩辕氏还是吃白面馍,也说:“我也会做弓箭。你今天歇息一晚,明天也不适合上山捕猎。”完颜亮微微点头,又吃野菜。8 |& W) T& C8 B6 Q# q
# V/ R2 r' D+ E3 [
轩辕氏说道:“明天我去炎镇,把草药卖一些。姜白,你跟我一起去,也游览炎镇,看看有没有需要的东西,也买一点。你没有钱,前天一起采草药,也卖些换钱。”
9 L: F) r: [" ^0 \
9 a  I: i/ J7 K$ ~4 d司马文说:“我请先生教学书写,理应交些钱财。我也同去,卖一篓草药,换钱给你吧。”姜白说:“炎镇有没有能赚些钱的办法?”7 F: n5 ]8 j3 v* C; \5 x5 k5 |# S6 u6 s
5 x( G3 h' K& {% Z8 x$ d
吃完晚饭。姜白回到老者家。洗漱休息了。# ~7 ]4 ]: V) z; Z/ ?; G5 S

8 L1 n1 H0 G3 D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188

帖子

2483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460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3-3
在线时间
295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6-14 12:07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
$ Q$ `' E+ m$ _( m/ A0 ]
' ?7 Y: j+ g2 v' c+ I第二天一早,轩辕氏带姜白去炎镇。司马文有些不舒服,给姜白一篓草药,说:“我在村里休息一天。这一篓草药很好,你拿去换钱。就当是学习书写的学费吧。”在村口的苦泉井旁边,完颜亮换了一身合适的衣服,问道:“昨天是姜白先生在这里教书写。我也想一起学些字的写法。不知可以吗?”姜白让司马文在地上写了昨天教的“日”“月”“星”“天”四个字。一个字一个字告诉完颜亮,这是什么字。完颜亮看了。拍手说好。
8 R) v. p9 {4 |, ?2 Q, b, i- F
: M- J' _2 X! h& m6 h姜白又拿了四个写好字的木片:“东”“西”“南”“北”。姜白教司马文在村里学写字,让他今天把学过的字在地上多画几遍,记熟字的写法。姜白对完颜亮说:“你也记一下这几个字的写法。”完颜亮说道:“我今天陪你们去市镇。明天再上山。”三人于是一起出发去炎镇。2 e  I' q* e4 e' @) A: K3 R4 q
: l, V; f. v3 E* z: W6 }
姜白三人沿着小路下山了,一路上,有麻雀在飞,天气变得阴沉。起风了,完颜亮没有携带行李,空手而行。姜白左右肩各背了一篓草药,风吹,走路不稳,完颜亮拿过了一个草药篓。轩辕氏只背了一个草药篓,是他这几天采的草药。上午快到中午的时候,他们走到中山脚下。“这里是山下。去炎镇要绕山走半天的时间。”轩辕氏说道。& [5 W; ~9 H0 {! L

8 q, x) n- L& u9 ]: V山下有一片片的农田。这里也有人家。路有东西两条可走。他们跟着轩辕氏往东走,路边有树木,还有栽的果树。树上挂着青色的小树果,还要到秋天才能收获果实。土路对面走来一个农夫,扛着锄头,见到轩辕氏,喊道:“你们是要去哪里。”风吹农田,麻雀还在到处飞着。
5 S( `' H( a" V+ K
0 b! _5 S) o1 [9 l( ?轩辕氏答道:“我们去炎镇。”完颜亮喊:“这位村人,可否问你买些树果,我几人吃。”村人看他人高气伟,不敢玩笑,答:“这树上的果实你自摘来吃。”完颜亮走到路边,摘了一些青果子,从怀里拿出一块碎金,走到村人身边,递给村人。村人也不好不接,只说好。
2 [3 \; K  t: G% z/ I/ n3 k  S9 P8 S, g' y* w( ^8 W* [3 q2 u/ G+ [& A: p8 c
大风骤起,轩辕氏高喊道:“农夫,这天似要变,可否问你,这几天去过炎镇没有?”农夫笑说:“我一个农民,也不去镇里。我听说炎镇来了一些远客,在卖些稀奇的东西。”又说:“你们是去卖药草?我想要些草药泡水,治治咳嗽。你那里有么。”轩辕氏说:“有的。”三人和农夫走近了。
2 c5 o" t% ?6 Z; i/ J: c6 u5 z/ X# z
农夫说:“我有些咳嗽,想找些药草煮水,治治这咳嗽。”轩辕氏问:“你饮食怎样?身体还有别的不舒服么?”农夫说:“我见风咳嗽。别的都没事。那几个水果换你点草药好吗?”说着,农夫把碎金递给轩辕氏。轩辕氏拿过碎金,在牙上咬了一下,又仔细捏捏看看,收了起来。他一边说好,一边取下背篓翻出一包草叶的裹包。轩辕氏又打开裹包看看,包好,递给农夫。说:“这包草叶晒干泡水喝。一次一片就可以。止咳嗽。”农夫拿了草叶包,摘了两个青果子,递给轩辕氏。2 y- t1 k' W6 T  s2 `

* o) U2 C* ?: \1 z* Q轩辕氏把碎金收起来,从身上摸索出昨天完颜亮给他的那一块金饼。轩辕氏说:“完颜亮。你住宿饮食这一块碎金就够。金饼还给你。”完颜亮拿过金饼,低头看了一下,说:“好。”
# m7 K( u* D3 R/ g5 ?$ z: S
' ]! @( Q. U. W天色开始变得阴沉,风更大了。突然,有雨滴下来。看土路上渐渐湿润,轩辕氏三人身上背有药草,也只好找地方避雨。农夫说道:“这路边有一间草屋,是耕田的人休息的地方。咱们去避避雨。”说罢,带着三人去路边寻避雨的草屋。/ G+ z% \1 N9 G* A. \. K5 E1 n. \; M
3 j  ^3 O' T5 b- W. Z
走了一刻的时间,农夫带着大家来到了避雨的茅屋。茅屋里,有一张光板木床,屋内很干燥。轩辕氏三人放下药篓。雨下得大了。天上乌云密布。姜白吃着树果,发现这水果虽然没有成熟,却是非常清脆利口。农夫说:“这种水果是村人常吃的果品。成熟之后,晒干,可以当粮食。”轩辕氏说:“雨如果不停,我们把药草放在这里,回去村里。明天再去炎镇。”
1 {/ H8 v' l8 a3 i  C9 W
% }) N- n% K- X( z: c$ T' D几人正在避雨,又有人来这茅草屋躲雨。是三个赶路的路人。为首一人进入茅屋,说:“外面雨大,见这里有避雨的屋舍,进来躲雨。多有打扰。”本地的农夫说:“雨这样大,大家躲一躲吧。”然而茅屋却小。轩辕氏看墙上挂着一套笠衣,可以遮雨,于是说:“农人,这笠衣可以遮雨,这附近哪里还有遮雨的衣服,我想再去拿几套。”农人说:“我们村有。我这就去拿几套遮雨的东西来。”轩辕氏说:“有劳了。”
& e8 C# I) y/ {) y" q
3 a! R' h6 [' u9 O: F4 m4 Y  Y农人穿上笠衣,去村里拿雨具了。完颜亮打量这避雨的旅客,也是寻常的乡下人打扮。完颜亮请他们在屋子里找地方坐稳,问说:“几位是从炎镇来的吗?”一个旅人也看看完颜亮,身材魁梧,衣衫漂亮,回答他道:“我们也想去炎镇。这天有变,雨下起来,寻这茅草屋躲一躲雨。”完颜亮点一点头。姜白也问:“几位去炎镇赶集市吗?”轩辕氏说:“这雨下个不停,我们一会儿穿上雨衣回村去吧。”姜白看轩辕氏,轩辕氏表情严肃。$ y, m; C1 \  W8 T! h8 _" s
  i2 R/ y9 H& m7 L. A" ?
旅人中有一人,看看完颜亮,说道:“不必戒心。我们不会为非作歹。”完颜亮说:“几位身材精壮,又是从炎镇而来,轩辕先生也不是寻常人物。”旅人问道:“我们从炎镇而来不假,您是如何知道?”轩辕氏说:“不必多言,我们不想妨碍你们。大家管好自己。”完颜亮大笑:“哈哈哈,天下英雄总相惜,几位是什么人物,能说给在下听听吗?”旅人为首的抱拳道:“炎帮帮主就是我。这是炎帮的帮众。”忽然,天雷浩瀚响天际。宇宙震彻声不断。炎运宏开世界同。
9 k5 W' W7 P4 A8 b, O: K* |+ m1 N$ r) T3 D: y% Y: J
轩辕氏向炎帮帮主抱拳行礼,说道:“我是这山上的药农轩辕氏。”又说:“这是姜白,这位是完颜亮。”炎帮帮主说:“我本名不必说。我号炎帮主。”一个旅人说:“我叫有火。”另外一个旅人说:“我叫士药。”轩辕氏对炎帮帮主说:“炎帮素来售卖药材,我这药材,也想拿去炎镇卖钱。”说罢,转身看着身边的药草篓。2 P( R1 k  X/ s# z
" X& ]9 f, m  H8 D: C& U
炎帮帮主问道:“草药可以看看吗?”轩辕氏答道:“可以。您看看。”炎帮帮主站起身来,走到三人旁边,拿起姜白背的药篓。他把药篓里的药材翻看了一遍。炎帮帮主说:“这一篓药材有一半是化水叶,可以换三个铜钱。另外一半草药,有些是去火散热的药,还有治虫鼠蜇咬的药。这些药现在缺。算十二个钱。总共十五个铜钱。”轩辕氏说:“价钱好。”7 m$ k  ~8 s1 H4 O

$ |; A7 j: X5 @7 _: Y7 Q; C3 l" L炎帮帮主又拿过轩辕氏背的那一篓草药,翻看一遍,稍微沉吟,说:“这里有几味贵重的药材。其他的药材和刚才那篓相仿。嗯...”炎帮主问士药,士药说:“三百三十个铜钱。”轩辕氏笑了,说:“好。”姜白请教道:“在下是在中山游历的读书人。上次跟着轩辕他们去采草药。这草药的贵贱,是有这样大的差别,怎样判别哪些药材更贵重呢?”/ j3 w9 E' c5 R! _" K: x

5 n5 g- o6 b$ o7 L! U* A4 c. o% i炎帮帮主看着姜白。他伸手摸了摸姜白的肩上的衣衫,叹道:“读书人,这样年纪游历到此,真是有本事呢!”炎帮帮主又说:“我炎镇乃至楚国,没有几个读书人。”又说道:“这药材的价格,依其品类和成色来分。非一言能说明,就如读书的儒生,也不是一般的人。玉有瑰宝,石有灵异。但非要我说怎样鉴别药材的价格,我说灵草自有灵气,常常又比较稀有。一山的草,这特别稀有又有异香的灵草,你可以让人来看,是否值钱。”说罢,炎帮主看着姜白,思而不言。  P, r# a# O2 D6 C9 L
' \5 o- O, ]5 E0 @' o6 R4 G
姜白道:“谢谢炎帮主夸奖。我从小学儒,有成而后周游列国,想看看有没有求取功名的办法,也开阔眼界。这中山灵草多,也有异兽。我颇长见识。”姜白又说:“这次去炎镇,我也想看看有没有有学识的人,想讨论学问,增长见闻。”炎帮主微笑,说:“那有空请来我炎帮坐坐。我们与你谈谈。”. O/ l! U" w9 ]; \# s. f
. a. _) {* I9 C5 o& y6 L  A; i% m
这天上的雨骤来,也很快就要停了。炎帮主又开始看第三篓的药材。这次他看得格外仔细。“嗯,这篓药材,拿去炎镇仔细看看,好好算钱。这些药材有补身体的灵药,罕见的奇药。这些药材晒干保管得好,得仔细看看再算钱好。”轩辕氏说:“我们村有一位村人,请姜白教他书写,这一篓药材是学费。换了钱请炎帮照顾,以后我们多采些好药。”完颜亮笑道:“这好药材,有一两种我也想要。那野芝那般大小,不如我用东西来换怎样?”) j% [* ?" h" z4 e7 p

! M4 V6 V' ]: P/ T炎帮的士药看看外面,雨已停了。众人走出屋来,天依然阴而未晴,乌云却已经散了。地上有些积水,道路非常泥泞。炎帮主吩咐有火,两人略一交谈。- B6 R. W; h2 k  _% z. H
: ^  O5 O$ P# }- ]3 |9 p
炎帮帮主对轩辕氏三人说道:“我和士药去西边一趟。有火带大家去炎镇。这些药材我们要了,价钱再算。”完颜亮对轩辕氏说:“看来我们如果去炎镇,今晚就住在炎镇吧。”姜白对炎帮主说:“中山有灵药,炎帮相识巧。但愿有时间,炎镇再讨教。”姜白双手抱拳。炎帮主终于笑了出来,对道:“君才为辅弼,君心为经世。长思世间国,何处有鸣朝。”轩辕氏也笑道:“凡俗农人,不敢闻惊世之谈,只知道做好不做恶。”轩辕氏又说,咱们和炎帮的老兄一起去炎镇吧。
9 |/ a4 t9 w  c1 ~
# t7 ?5 ~0 ]; u6 {# M5 M过了一会儿时间,去取雨具的农人回来了。农人拿了三套笠衣。炎帮帮主说:“麻烦你了。一会儿不晓得是否还要下雨,这笠衣我们二人需要两套。”轩辕氏对农人说:“谢谢农人。我们四人要去炎镇,快些行路,也不必要雨衣了。”农人笑了,拿了两套笠衣给炎帮主,说:“这笠衣你们不穿了,再拿回这里就行。”2 C2 P, w$ e0 K% e$ c1 J- a

$ T4 @! |: R  a时间已经到了下午。看现在不会下雨,大家决定早些继续赶路。
$ c: s2 u3 M+ Z8 A# b( C
8 A3 z( H4 f5 m% l% U; k5 z& N5 Z3 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188

帖子

2483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460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3-3
在线时间
295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6-15 12:55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
, e+ Q! p. G) [4 U  h+ t
0 p* M8 z- t4 D: k, z于是炎帮的一位成员有火就带轩辕氏三人,赶路去炎镇。风小了,乌云散,道路上泥泞,轩辕氏三人还是背着药材。
  X! e7 y. j* f
$ H% N( ~8 N4 j, G% _走了两个时辰的路,天色快要变暗了。有火在路上说些炎镇的事,轩辕氏说些在中山上这些时日采药草的事。完颜亮身材魁梧,却没有在鞋上沾上泥泞。有火说,“炎镇是中山附近几个镇子之一,有上千户人家。村民都常来赶集,卖些药材和土产,买些盐和常用的东西。”四人分吃了几个树果,准备到炎镇吃饭。; H/ s  a/ T4 M8 L! n; f

# }3 J9 `7 W2 y9 r6 g1 F* v/ r又走了半个时辰,大家到了炎镇。天已经晚了。炎镇边缘是一些民宅,稍微往里走看到饭馆。有火说:“我带大家找个饭馆吃了饭再说。”轩辕氏说好。完颜亮说:“找一家客栈吃完饭休息便是。”有火带大家在街上走了不到一刻的时间,找到一家客栈。有火先进去和客栈掌柜说要吃饭,带大伙进了客栈的大堂。. e+ J; N. p% C6 x/ s: x2 `/ X
" B$ {% L9 O9 g$ O$ u
客栈的大堂有六张桌子。还有三桌客人在吃饭。有火招呼大家坐下,把药篓放在桌边,然后问大家要吃些什么。轩辕氏说:“大家下午赶路,吃些便饭休息便是。”, Y4 z  S& L' G0 a) p# m3 h
; ]  i3 p9 r1 Y; d+ J$ M6 P
完颜亮对有火说:“谢谢炎帮的朋友一路指点。这顿饭我来请客。大家都饿了。”说罢,完颜亮不等接话,叫来小二,问了有什么吃的,然后点餐。之后拿出一块碎金,交给小二,说:“不必找钱,但是吃的快上来。然后开三个房间我们住一晚。”小二拿过碎金,看看,说好。然后去让后堂准备饭菜。( A; ]( s  V$ m; |9 Q
% L" J7 ~. w0 ~0 J4 ?( O9 [, w
饭菜上桌,有一条河鱼,一个猪肘子,一只烧鸡;还有一盘青菜,一盆面汤,一盆馒头。完颜亮还点了四份汤面。没有酒喝。完颜亮问:“有人喝酒么?”有火说:“我炎帮不喜欢饮酒。”轩辕氏拿起白面馍就吃。吃了一个馒头,说:“下次我们再喝酒。”姜白也大方吃起来,他问有火:“炎帮是在镇里,我们明天去拜访合适吗?”有火说:“几位今天休息,明天一早我来带大家去卖药材。”众人称是。
7 s7 \0 L* Y& d% v+ `3 f4 Q& T
( O3 a* i. q5 V! \! C, ~众人正在吃饭,邻桌有一位客人呼道:“有火,你带客人吃饭,我们也打个招呼!”看邻桌也是四个乡民打扮的人,也在吃晚饭。有火应道:“噢,是项熊兄弟。这几位是帮主我们在路上结识的朋友,我带他们来炎镇卖药材。”项熊转身抱一抱拳,说:“我们也是炎帮的兄弟,大家幸会!”完颜亮也依样朝他抱拳,说道:“我们是从中山过来,路上巧遇炎帮主,有幸和炎帮的大家相识!”邻桌另外一个客人也说:“炎帮收药材,卖药材和药品。以后多来卖药材。”0 ]: w: ~- Z) a  R+ B# ?
7 c9 Y4 u1 a6 P# K
也在这时,客栈大堂里另有一桌客人,是三个人在吃饭;其中为首的一位男性高声说道:“几位是采中山上的灵药来炎帮卖吗?我们也想见识见识这中山的药材,能否让我们看看有什么药材?”轩辕氏看说话的男子,一身布衣,打扮不是这附近的人。两眼放光,却是冷亮的色彩。轩辕氏问道:“先生也是收购药材的商人吗?”那男子说:“我是从海外来的客商,名叫安倍空得。”轩辕氏说:“幸会。”! g0 ^/ Y' S: e) P# c, W
2 i/ J. M/ A, \$ {# I- r
这桌客人是三个人,有一个人是年轻人,说道:“我们是漂洋而来的商人,希望和大家做生意。有好的商品就卖,有好的商品就买。大家不必见外。”另一个人也说:“我们想看看几位卖的药材,了解一下这里的物产。就算不买,也增长见闻。”说罢拿了一块木牒,站起身来,走到轩辕氏几人桌前,双手递给轩辕氏。略微低头,说:“这是商会长的名牒。”轩辕氏接过名牒,递名牒的人双手抱拳,环视众人,说道:“幸会。”
2 u) ^% R- T  {# \$ w
' h  o) L! k7 {0 d* m  [- n# n. t轩辕氏说:“吃完饭,我们找个地方,让你们看看这三篓药材就是。只是我们已经说要卖给炎帮,不好再卖给你们了。”轩辕氏把名牒收了起来。安倍空得笑了,说:“好。大家先吃饭。”于是大家继续吃饭。过了一刻,大家吃完饭,店小二安排好了轩辕氏三人的住处。收拾了吃饭的桌子,众人围在一张空桌旁,捡看三篓药材。
9 X9 R5 ^) Q7 v1 Q
6 o& Y$ T4 [. F+ D; |& Z桌子上点上一盏油灯。安倍空得和他同座的年轻人仔细点看三篓药材。安倍空得拿起一株草本的药材,问道:“这是什么药草,有什么用途?”有火说:“这是安神草。可以用来制药,也可以煎服。有安眠养神的药效。”9 U! M4 c# U' q$ \. z: D7 i; H( A
+ k. W: E/ }8 ?, j, }, x
安倍空得点头,说:“我们想买一棵这药草,拿回商会。炎帮可否相让?或者我们从你们这里买也可以。”有火笑了,说道:“这三篓药草我们要了。已经算过钱。你想要这药草,给我五个钱。拿去就是。”“好。”安倍空得让递名牒的人拿了五个铜钱,买了一棵药草。
! _) G! h  T- c  R1 s# y5 y
: k/ \) t5 j( q- i1 l; ]有火又说:“轩辕先生,我们把三百四十五个铜钱,现在就拿给你,这两篓药草我们先买下,药篓明天还你。”有火让项熊拿些钱,项熊问同座的炎帮帮众拿了三百五十个铜钱,交给有火,说:“这是三百五十个铜钱。”又对轩辕氏说:“你们采药辛苦了。我们多给五个铜钱,下次咱们再做买卖。”有火点头,把钱用一个麻布包装了,交给轩辕氏,说:“这是三百五十个铜钱,这两篓药材我们现在就买下。”轩辕氏接过钱。完颜亮说道:“很好,劳而有获。那篓药材还没算钱,那颗大草芝我想要,轩辕卖给我吧。”, S# j1 @8 K9 n* u

' m9 l8 S  V$ h+ a1 e3 R安倍空得看了一些药草,交代身边的年轻人:“这些药材在别处未必能买到,我们识记药材的形貌和功效,再买一些。”年轻商人说:“好的。”安倍空得又看中了一棵药材,这药材是已经晒干的黑色的药草,树藤的形状。“这又是什么药材呢?”安倍空得问道。有火说:“这药草是苦山藤,治骨伤和关节痛可以用。”有火沉吟了一下说:“你们如果不懂医,不可以滥用药,药材有毒性,要用对不可用错。”安倍空得叹道:“我们不是很懂医理。”他又买下了这种药材。炎帮的帮众很高兴,今天晚上有生意了。+ t; _+ T1 D1 D0 @- V5 _9 L
3 J2 ?# o# ?# e& h# ~6 T
安倍空得把药材翻看了一遍。买了五六样药材,付给了炎帮二百个钱。有火说:“我也点看了一下,第三篓药材算一千五百个钱。那棵大山芝让给完颜兄。轩辕先生你看价钱怎么样?”轩辕氏说:“谢谢了。价格不错。”有火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木盒,拇指大小。递给轩辕氏,说道:“这一盒子丸药,可以治疗头晕气滞,身体不适时吃一丸。醒心安神。”轩辕氏接过木盒,说好。完颜亮拿了那棵山芝,对轩辕氏说:“这棵山芝我用东西来换。东西回去再拿。”轩辕氏说:“那我们回村里再说。”, @/ u8 u6 s2 X9 R; Q" E9 F7 p8 `
/ E5 l) s& ^' \8 s) F. c8 V
安倍空得说:“这山里的草药十分灵异,山上有神灵保佑。”又说:“我们在这个镇子卖东西,也购买珍稀的商品。明天有空请来我们租的商铺一看。”! a6 W5 n5 \, L: d, i
# A) P# s  k" y# Z
有火让炎帮帮众把三篓药材收下,对轩辕氏说:“明天上午大家来炎帮一叙,我把一千五百钱给轩辕先生。”完颜亮笑道:“不必客气。明天我们在炎镇看看。”轩辕氏也笑了,说道:“今天谢谢大家照顾,明天上午我们去拜访。”众人各自回房休息了。) @) Q" ^6 h) e

9 J% u/ J) p0 k$ R; Q9 k* 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188

帖子

2483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460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3-3
在线时间
295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6-16 10:30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. Q$ R& j* ^; E2 Y
% b! o- T, J# \) {9 e
第二天,早上,轩辕氏三人在大堂吃早饭。落座不久,有火就来了。$ L; d( A& h& M- G" i  q
" e$ f2 l. ~. y; U( _4 l3 Q# U3 n4 c
有火说:“一会儿来帮里坐,大家谈谈。”轩辕氏说好。早饭后,一行人从客栈出发,在街上走了一刻的时间,到了一个院落的门口。有火说:“请进。”大家走进了院子。这院子有五六间房舍,相当大。有火带大家进了客厅坐下,吩咐人端来几杯热水。轩辕氏三人坐定。
8 b) `3 q$ W) ^5 V! d
% i0 k7 p0 N5 m! x有火说:“这里是炎镇的炎帮堂口。炎帮在炎镇经营打铁,收药、卖药的生意,声望很好。如果需要买铁器,丸药,可以来炎镇买。我们在镇里有铺面。”轩辕氏看了看这个客厅的布置,简单干净,说道:“我是中山上的药农,常常来炎镇卖药材。炎帮收药的不少,价格公道。以后也请多照顾。”
6 R( _" K( v( k7 e! ~
. Q0 W+ F0 F( S/ L完颜亮问道:“炎帮除了药品和铁器的生意,还做别的生意么?”有火笑道:“走镖卖盐,扶危济困,有需要帮忙的都尽管来说说看,我们和百姓平起平坐。”完颜亮问:“你们收兽皮么?我打算去中山猎兽。”( n% p/ Z! R) k! K9 u! U0 J9 s5 w
' |7 x) `+ B6 l$ j) x/ ~, c; f
有火定睛看着完颜亮,双手抱拳,说道:“壮士!兽皮我们现在不要。这段时间要走一个镖去楚国的国都,不知道壮士是否有意随我们一同走镖?”完颜亮眼睛一亮,笑了,回道:“你们要去楚国的国都,我不打探炎帮的事情。只是现下我要去中山上猎狐狸皮,恐怕这几天没有时间。”
( y7 f. K) d! Z0 @) G+ W2 J( @# e" i* E
有火也笑了,拿了一个钱袋,交给轩辕氏,说:“这是一千五百个钱。”轩辕氏接过钱,说道:“多谢。”有火又说:“一会儿你们走时到门口我把药篓还给你们。”姜白说:“好的。”众人继续叙话。
  ^! e5 ]+ `) e/ o. l5 d4 h) ]! ~: T' O3 I# d
姜白双手抱拳,问道:“敢问有火先生,不知道这炎镇,可有什么饱学之士,我在家乡读圣贤书,学而有成在各国游历,想拜会一下贤人学士。也讨教学问,增长见闻。”
7 {+ h$ O" }8 J, \2 W1 @
: f  b3 ~- T% u) x- c有火微笑道:“不敢当。我也读过一些粗浅的书,懂一些治世的道理。姜白先生你对这各国所见的情形,不知有何看法?”
: s4 r; \  T* G4 ]) O
+ D4 k2 B/ C1 L( v姜白说道:“我自从离开家游历各国,看到不同国家的有着不同的情况。有的国家贫瘠,有的国家富有。有的国家整洁,有的国家混乱。有的国家善意,有的国家封闭。各国的物产和建筑也都不一样。我的看法是,各国有各国的情形,好的地方要发扬,坏的地方要改进。”轩辕氏说:“各国百姓是靠什么生活?”; \) n$ V& C8 [
, P9 M4 _( S' M' u, e
姜白说:“我在土山国住过几个月,土山国的图山城里,百姓有经商谋生的。卖食品的商铺很多。有面粉,大米,各种粮食;有新鲜的果品,蔬菜,有羊肉,家禽;还有许多晒干的食品,山菜,杏仁。土山国农产丰盛。其他的行业,从业人数多的,就是卖酒类的店铺和酒楼。土山国酿酒很多,晚上还有吃喝娱乐的夜灯市。”有火说:“我去过土山国,那里的富人奢侈,百姓因为吃喝不愁,也纵情娱乐,坏人很多。”3 B8 v8 |/ |# @" r6 }1 O
9 ?9 k8 b, k* Z0 z. {
轩辕氏问:“那别的国家怎样?”姜白接着说:“我还去过白山国。那个国家也是一个很好的国家。百姓以读书做官为崇尚,农夫以耕种辛劳为本分。那个国家土地有些贫瘠,百姓多是务农。”& ?8 H0 `6 z9 Z) m' X5 u: P

% x- ~+ R& l9 J: m  d' o完颜亮说:“在山上采药捕猎,也是平民的谋生办法。山上猎物多,人们就能吃饱。靠山吃山。我也去过白山国。”
* O' L6 A0 L5 R) q. q+ e, U+ `: t
有火说:“我们炎帮,在世上经营生意。帮里的同伴,无人不吃饱,无人不穿暖,无人为非作歹。这就是互帮互助的炎帮,只是帮众要守规矩。世上的农夫百姓,工匠医生,都加入我炎帮,那还有什么人,能欺压贫民呢?”有火又说:“圣贤书教人要经国治世,为官护民。然而这世间倚强凌弱者多见,有几个好官能救得百姓?姜白先生,你怎么看?”
0 a, f! l; b( R" h6 o- a
3 ?, L: p+ l5 ?! V7 _# a6 V姜白思考了一下,还未回答。有一个炎帮的帮众,跑入大厅,喊道:“不好,有匪类来我炎帮找事,有火先生出来一看!”轩辕氏和完颜亮闻声当即站了起来。有火眉头邹一下,也站了起来,对轩辕氏三人说:“诸位在此稍等,我出去一看。”
8 r! m6 a; i8 |! N& q8 E# i
& G* v5 a- B2 {8 t* q  |0 U有火走到院子里。见有一个帮众被打倒在地,头破血流。十几个黑衣人站在院子里,见到有火,吼道:“炎帮离开楚国,这不是你们的地方!”有火一看,火了,一言不发,向前一冲,出拳打黑衣人的头目。这黑衣人的头目身形一闪,已经晃到了一边。
8 m" p9 N9 }3 L/ w3 w7 X6 H6 _3 K9 n. L( s5 L  j1 Y" b
院子外面有人喊:“炎帮今天好热闹啊,我们也来看热闹!”听声音,似是安倍空得。2 S9 V/ B; `8 s; y
- A2 y" J; I* x8 o3 f4 O
完颜亮走到了院子里,问黑衣人:“我们不是炎帮的人。你们是什么人?”黑衣人中的一个看看完颜亮,笑说:“我们是谁都好,你不是炎帮的人,那么你现在不要插手。”完颜亮又问:“你们是什么人,我来作客,主人被打,我也不能旁观。能不能请你报上名号?”那个接话的黑衣人说:“我们收了钱,要把炎帮赶出这个地方。不过就是这样。”完颜亮笑了。完颜亮一拳砸在地上,屋门口的砖石地面碎了十块砖。完颜亮问:“今天我来做客,请你们先离开这里吧,你们是否现在就走?”轩辕氏说:“你们打不过的,快走,否则我也只能帮主人赶走你们了!”8 }; x* s$ B/ `# u
' C) u- h0 {- J1 r9 K/ ^
黑衣人也不答话,随手扔了一个飞镖直向完颜亮的胸膛。完颜亮用手打了一下飞镖,飞镖斜飞扎在地上。是一个菱形的铁片飞镖。有火也笑了,突然一个手刀,砍在黑衣人头领的后脑。黑衣人头领反身要打有火,有火一拳打在他脸上。黑衣人头领退了三步。安倍空得在院正门口大声说道:“你们几位不速之客速速退散。你们不堪一击。”众黑衣人看向院门口。
* P0 J  [' c5 k9 r1 Y8 ^
& P  j6 k# T9 o黑衣人里有一个一看势头不对,当即喊:“咱们撤!”一众黑衣人迅速从院门口离开了院子。有火看黑衣人走了,又去查看被黑衣人打伤的帮众的伤势。只见一个炎帮帮众,头上一片血红,人倒在地。有火看他昏去,伤却也不致命,当即要其他帮众拿来止血药粉,有火洒在伤患的伤处,然后又拿来绷带妥善包扎。( `, k3 i' w5 M' @. ^
) H, S& L% h( e4 W( K2 d  X
之后有火让炎帮帮众把伤者抬到后屋,先休息,看看伤势是否还有问题,忙了一刻的时间,有火让轩辕氏等客人回客厅再坐。' L  ]# l$ k0 n3 i) Q

' u5 R: `' j; Z! Z. J* `“有火先生,我也打搅了。”安倍空得也进入客厅,在座位坐下。炎帮又来了一个帮众陪坐。有火在主位上,双手抱拳,向众人抱拳行礼,说道:“刚才谢谢诸位帮助炎帮。”0 `/ K: ?, y7 Y( G7 n

& }! j7 G# x* n轩辕氏应道:“我们自然能看清是非。歹徒伤人却说不出所以然,我们理应帮炎帮。”完颜亮说:“我的手不碍事,这些黑衣人是谁雇佣的,炎帮可有消息?”姜白也说:“光天化日行凶,那么是谁主使?”
7 |- H/ U+ H+ A8 ]) }; Y
4 ~; N. |' T+ x  D炎帮的帮众说道:“这伙匪徒袭击炎帮的宅院,问这里是否是炎帮,然后就硬闯。那个受伤的兄弟阻拦他们,他们就行凶打人。至于是谁指使他们,听说和楚国的贵族有干系。”有火邹眉说道:“我们炎帮保护百姓,坏过楚国达官贵族的坏事。”: q. [  P/ J9 I) ?) {& l

# p( _9 F7 N7 l! x  J* u5 ^2 I有火又说:“这个国家,也就只有偏远的村镇百姓自在一些。其他地方,哪里不是恶贵族,强盗头子欺辱百姓!忍无可忍!”
; b( X' @7 a5 _+ y, {- z' A& y  b2 ?- C, v
姜白问道:“这楚国我也是来不久,请问有火先生,楚国现在朝政怎样,有哪些大的城市,怎样选拔官吏?”有火看着姜白,说:“姜白先生,我说给你听。楚国国都是楚王都。现在的国王和王都的大臣,都是贪婪纵乐,不管百姓苦难的腐化贵戚。楚国选官,是大官挑选小吏,贵族选大臣,只要听话给上面做奴做仆,就能讨得贵族和大官的合意,做个小官。”
- f3 p8 M7 G4 |$ ~6 u  F* c) [+ o  ]0 z& q# w2 K( u: K6 `
炎帮帮众补充道:“维护贵族团伙的利益,安心做楚国贵族的奴仆,就是所谓的忠臣。百姓的死活,地方官可以视而不见。楚国现在就是如此。百姓被贵族的手下奴役死打死,地方官都装成看不见。”
9 L& H7 G  k1 m/ b7 k  f" K
, q' G; y$ F( _安倍空得若有所思,说道:“我在来楚国以前,也听闻贿赂王都的大臣,金银财宝,各种珍玩,可以在王都做生意。我去楚王都想找管事的官员一谈,官员不见我。我想开铺面,有人来找麻烦。这也是不久前的事。”& D3 ~3 r& P1 b* A! j3 [

3 N5 B, u5 ^, W* g完颜亮问:“不知道炎帮有什么打算,今天贼走,明天怎么办?”姜白说:“凡是都有道听途说。能不能去楚王都找执政的大臣谈谈?”有火眼前一亮,说:“我也想去楚王都找大臣谈一次。等帮主回来我们商议一下。”
4 t! T- k# b6 A+ B( s3 `$ @
: P' d2 k0 }' }, X) P2 T+ b姜白又问:“在炎镇还有什么帮派?是否还有有才学的人在此居住?”安倍空得笑了笑,问道:“这位先生年纪轻轻,却是遍访贤人,你想做些什么呢?”姜白回答道:“我在家学儒,学成后四方游历,想访贤人求学,也想求得功名。”" e1 r6 L: U0 n: M7 {# p( B: `* J

* z! n7 m# H  {, l6 Q5 ?安倍空得说:“我自大海的那边来,带来许多奇物。你不想看看吗?你想求功名,却没想去海的那边游历么?也许功名就在彼方。”' T3 N2 {; y( n; W, `& c6 N, D$ g

' T+ k0 a+ o4 x8 E" p! _( T9 f轩辕氏说:“这片土地上,有很多的地方,我也没有去过。但是不想安家立业,只想周游四方,必然会遇到各种事情。到头来,你求得的功名,未必如你所想那般的好。”有火打断了他们的话,说:“这个炎镇只有炎帮影响大些。至于贤士,我却也不知道还有什么饱学的士人了。姜白先生可以自己走访这炎镇附近,也许会有所收获。”
$ z) E! k  d+ w  d; `' w$ Z
" L. C% q7 E9 }7 r( D) n8 R" V完颜亮对安倍空得说道:“这位做生意的先生,你那有海外珍奇的物品,我也想一开眼界。我们去看看可好?”安倍空得一笑,挥挥手道:“我们自然有各种珍奇的商品,你想看,我们当然高兴。如果你买一些,那也很好。”
7 P5 u2 t' x' o
3 |( a  m' J3 z- ~% R有火说道:“今天匪徒来袭击,我炎帮还要处理这件事。大家在炎镇走走看看。下次炎帮主在的时候,咱们再叙。”有火想了一下,又说:“五天以后,下月初一,大家如果有空闲,再来炎镇,炎帮有事想和诸位商议。”有火吩咐炎帮的帮众拿了几瓶药,分给在座的四人。有火又说道:“这些药品是疗外伤的灵药。猛兽抓伤咬伤,歹人利器所伤,洒些药粉,伤口很快就能够痊愈。请大家收下。”
0 V6 P$ Z! z- ^  v# a/ K: J) ?3 c% F: [2 d4 H
说罢,有火站起身来,对众人抱一抱拳。大家收下了疗伤药。
2 ]9 ~6 i0 m3 H" a
. ?8 ~  H/ U5 x/ ?- r& w: r轩辕氏说:“那么我们今天早点回村,以后再和有火先生谈吧。”有火说好,和炎帮的帮众送大家到院门口,炎帮的帮众把轩辕氏三人的药篓拿了过来。0 a# R1 E8 V! m- z
$ z; h5 f+ j( s& Q4 Z  P' Y
轩辕氏和完颜亮,姜白背上药篓,告辞离开炎帮的院舍。
- x0 [; a: K8 b4 q: n% I3 B+ X0 x* q# A" g0 w; s0 O
轩辕氏说道:“姜白,你在镇里买一身衣服,买一个背囊。再看看有什么合意的东西,买一些回村。”
& C3 H9 `: m. [6 W* L  K
/ `6 Z% O7 n9 d0 t* }1 b安倍空得引大家去他租的商铺,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商品可买。9 b! u& }4 \8 E' ]' o8 ]8 i5 E

3 ^, K% H4 Y" L8 t) W7 n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

主题

2188

帖子

2483

积分

中尉

Rank: 12Rank: 12

威望
0
贡献
0
泰铢
3460
注册时间
2022-3-7
最后登录
2024-3-3
在线时间
295 小时
微信号码
13526597564
现居住地
中国大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6-17 10:17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
' i# i7 \0 z0 g+ l& d2 G7 t) z, K" r
大家跟着安倍空得走了半刻的时间,来到街边一个商铺的旁边。只见这商铺上,挂着招牌。
; s0 x* t; R1 s2 Q" b- L
% ?% r/ A! e5 k姜白念这招牌上的字:“旭日商铺”。姜白看安倍空得,安倍空得看着三人,说道:“这里就是我的商铺。名叫旭日商铺。”安倍空得又说:“大家请进。”3 m  L0 y4 U  V2 F* u' N

" U, A/ O4 B: u6 n. ^轩辕氏三人走进了商铺。“商会长。”昨天晚上的那个年轻人和安倍空得打招呼。安倍空得说:“我带来几位客人,请大家看看我们的商品。”这位年轻人店员很客气地对轩辕氏三人说道:“欢迎来我们的商铺。我们销售许多很好的商品,大家跟我来看看。”
8 p# s, K4 O8 \$ r6 o6 D6 M/ ?6 q- {( i: Z3 v8 z; Z  p" w
年轻店员引轩辕氏来货柜旁,用手指点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很别致的纺织品。有服装,也有背囊,还有绘有彩绘的布面。您看。”轩辕氏拿起一个背囊,看看,这背囊是麻布所做,长一尺半,宽约一尺左右。背囊口用两根布条收束。背囊上染印有空色水纹的图案。轩辕氏问,这个背囊怎么卖?店员回答道:“十个铜钱。”姜白看了看,饶有兴味,却不打算买这个背囊。# q) y' G- s' ^; G0 R" x  J
! a- T% G0 ^. d; W( ?
姜白也拿起一个背囊,这背囊上的图案简单,是酱色和兰色的横纹,横纹有宽和窄,底色是麻布的土色。姜白说,这个背囊能否便宜些?安倍空得笑说:“看来姜白先生想要这个背囊。我送姜白先生,希望珍重使用。”
+ a, [& W& n( _9 g( y' L
" y9 H4 l' w" g4 L9 P+ V# T" X姜白略一迟疑,从身上拿出一本书。送给安倍空得,说:“那我也以此书赠给安倍先生,希望您学有所得。”年轻店员双手接过姜白拿出的书,略一翻看,叹一口气,说:“安倍先生必然好好阅读。”完颜亮问道:“这是什么书?”姜白说:“我随身携带的常读之书,讲如何行仁行义的书。”安倍空得笑,说道:“君子所见,不同凡响。”
+ B9 ~  ?; h( }, q  t" l
8 q. ?0 y2 z* k轩辕氏说道:“这个背囊不错,结实也好看。”完颜亮说道:“我正在和姜白先生学书写。这样的书也需要。不知道这个镇子里是否有卖的地方。”安倍空得说:“我的商会在国内有大量的商品,在楚国以外也有商铺。这里却没有书籍可买。以后姜白先生务必来我们在别国的商会一看。”
# G5 {+ I# o1 Z: M( h# i  t2 {7 @$ X( K/ d
店铺里的年轻人把书收起,说道:“商会长和我都略通文书。我也想再找好书,多学写文章。”年轻店员直看着姜白和轩辕氏,完颜亮,说道:“我名叫次郎。希望有机会向姜白先生学习。”说罢,向姜白一拱手为礼。: ?0 S% g6 ?) ~- Q( L
3 ^: R9 ~/ l6 p1 {% S
姜白说道:“如果教写字,我现在就在教如何书写。如果要学文章和经世治国的办法,我也可以与你一起学习。我想找写字用的笔和墨,在这个镇子里有卖的么?”$ ?& X% ^% t; w) Q8 Q

% |4 \% `% b6 ~) S" J安倍空得说:“笔墨我现在没有。这两样东西在大点的城镇应该有。”姜白说:“我想默写一些书上的内容,需要笔墨和书写用的木简。教学书写也需要。”
* I8 D; Z0 w! Q( M+ ~9 m, m1 J" ]+ `2 d) g8 y
完颜亮说:“木简自己做些就行。书写用的笔墨,我也不知道制作的办法。”6 `4 P5 N3 _1 S

& F7 |. E& l' R: k6 p次郎说:“如果姜白先生需要笔墨,我愿意代为购买。三天以后来,就有笔墨可用。”轩辕氏说:“完颜亮,你是否要留在村内学书写?”完颜亮笑道:“这笔墨我想办法。我想花些时间在中山猎狐狸,也学书写。”8 P. j2 M" W$ x, g* g3 f
  C' j, W  ~! t0 g% `9 s. B
轩辕氏说:“下月初一,我们适合再来炎镇么?炎帮的有火先生有邀请。”安倍空得说:“我说大家不要再去炎帮了。买卖药材还可以。”安倍空得又说:“中午大家一起吃饭怎样?”完颜亮在商铺内左看右看,说:“下月初一我不来炎镇了。还不如去附近的城市看看。”/ L8 o+ G: Q/ k3 A  R; L+ n; A

) O/ x1 c- o1 T4 h2 E5 q完颜亮走到一个放有商品的桌子前,拿起桌子上摆放的陶土制作的风铃。晃一晃,铃声清脆。这风铃是小人的形状,圆形的头,上窄下宽的圆形柱状的身子,圆形的头上还画有五官。小人头上有线穿着,方便悬挂。中空的圆柱状铃体内有一个陶片悬挂在头下方。次郎介绍道:“这是祈求神灵保佑的通灵风铃挂。也可以祈祷天晴明气吉风。”
% c' O5 E- O* a& `( C: e  G. c
次郎拿起一个木制的水杯,说道:“在外旅行,需要饮水,可以用这杯子装水。”轩辕氏问,这木头杯子多少钱,次郎答道:“这个杯子卖十文铜钱。”完颜亮问道:“那这杯子旁边的大碗呢?”次郎回答:“这个木头碗使用方便,制作精致。卖二十五个铜钱。”姜白也问:“那么这个木剑怎么卖?”安倍空得回答道:“这是防身用的木剑。卖二百个铜钱。”
( H( ]+ }2 l3 {" Q! U8 ]/ q% @! D% z% ~- ]' B
轩辕氏拿着这柄木剑端详起来。这木剑长两尺半,颜色是深棕色。握把之后就是剑刃。剑刃两面,并不锋利。木剑宽约四寸。拿在手里轻重合适。次郎说道:“这柄木剑形状简朴,用来趁手。材料是上等的硬木。适合会剑术的人练剑和携带防身。”轩辕氏反复端详这把木剑,缓缓说道:“此木剑虽好,我自作一把,应该更加趁手。”安倍空得笑说:“如果精心制作,又有好的木材。自己制作的木剑是要好些。”
5 W- W+ j  w; ]/ M0 U1 V7 L& f
- i" A  D6 B; [* x; t- R店铺里的东西不少,但是很贵重的东西也没有。大家看了一会儿,安倍空得说:“店铺里的东西都是平常的商品。我有贵重的商品,不知道大家是否想看看?”完颜亮说:“我想看看。咱们看看安倍先生贵重的商品,也许有好东西可以买。”轩辕氏说:“那我们看一看安倍先生的贵重商品。”姜白示意也想看。次郎说:“大家跟我来。”次郎引导大家往柜台后面的门内,去看贵重的商品。, T& X# g1 F7 l& K* a8 Y3 v1 ]0 g

" J1 u, F; p$ D3 i9 V来到后厅,次郎打开一个木头立柜,拿出一个匣子,摆在桌子上。次郎说:“这是一件宝贝。价值非常之高。大家看一看。”
. R# W9 P! z- V; c8 E) K  |- Q$ Q" F5 A& D- d
次郎打开匣子,里面垫了一块绸缎,上面放有一个闪着蓝色光泽的宝珠。“珍珠!”完颜亮立刻喊道。只见后厅光线稍暗,这宝珠上蓝色的光流动起来,散发的微光照亮了室内的一些阴暗的地方。垫着宝珠的绸缎是纯白的纺绸,装宝珠的匣子,仔细一看,是黑红色的面很光洁的木头所作。姜白忍不住说:“夜明宝珠,价值几何?”
8 }, f- ]- G- K: l9 ~5 z
0 \8 t9 ]1 `1 Y+ P8 l4 I安倍空得介绍道:“这是海中取得的异宝。淡蓝色的光泽,这样大的珍珠。它奇异在,竟是夜明宝珠。我自海外带来这宝珠,一路悉心保管。确实是这里的镇店之宝。”安倍空得又说道:“这颗夜明宝珠,以最高级的天纱绸缎铺衬,这木匣也是不腐不碎可以盛放异宝的灵木所制。这制做宝匣用的神木,是我国一棵神树的朽枝,所取的整块木料制作。可以通神。”安倍空得看了看完颜亮,说道:“这宝匣和宝珠,我卖五千万钱。您要买吗?”1 L. U( d, Z, F$ s
, c8 A) G% h) E, X) {
完颜亮说道:“我只是看看,并不想要这个珍珠。”完颜亮反问道:“安倍先生。我这几天想去中山猎兽。您想收购兽皮吗?我打算找个地方卖些兽皮。”安倍空得笑了:“我想买兽皮。但是我只想买虎皮。一张比较好的虎皮,我愿意出两万铜钱。”轩辕氏说道:“中山上的走兽很多,老虎并不喜欢伤人,为取虎皮杀虎,如果急用钱,我有别的办法。”完颜亮也笑了,说道:“我不猎虎,打算猎狐狸,两万铜钱一张虎皮,也太便宜了些。”
1 a7 V+ t; x: l! Y( a! ?, H' v4 b" j* V. b8 P+ o7 c
姜白问完颜亮说:“你要捕猎狐狸,要狐狸皮是做什么用途?”轩辕氏也问:“中山上有熊,虎,狼,狐狸,鹿,蟒蛇,还有别的异兽。为什么你要猎狐狸皮?”% ]6 o# }$ ~! I' d

% c, S; {  Y! z# Y+ j完颜亮想了想,说道:“我要一条狐皮的围巾,去北方雪地里做赠朋友的礼物。”次郎说:“那么狐狸皮是用来做围巾了。一条上好的狐狸皮围巾,如果把狐皮给我们,两条狐狸皮,再收一百铜钱,我们商铺可以制作很好的狐狸皮围巾。”完颜亮笑了:“我们再看看别的珍品,有什么可买的么?”
7 @* l2 k& Z% ~; q! ~5 O0 L4 ^
4 [( m+ e% x% _9 G7 K( P* [* h次郎这次从竖柜里拿出了一块矿石,介绍道:“这是一块天外来的陨石。”大家看看这块石头,乌黑发亮,还有铁光。安倍空得说:“这块陨石是一大块的陨铁。可以铸造上好的铁器。”
7 {& R# R9 }, X- K- f' P! |0 v" y; r1 J! D7 \/ _9 I2 C2 ^
完颜亮问:“这陨铁石怎么卖?”安倍空得说:“我要价一千二百万钱。这陨铁很难得。确是异宝。”完颜亮从身上拿出一块金块,问安倍空得,这值多少钱?: a9 h, N9 u8 O% h- U1 D
; D; B/ l$ E; T, t9 h: A
安倍空得看了一会儿,说:“这块金块最多值一百万钱。”完颜亮摇头说:“我没有这样多的钱买这陨铁。我确是稀罕这宝贝陨铁,制作工具必然好用!”
7 F; d6 T3 ?+ i' ?; `( [, g9 X1 z+ W. o$ Q1 G
次郎又从竖柜里拿出一尊神像。这神像是白玉石所作,是女神的姿态。长宽是三尺和两尺,高三尺。安倍空得介绍道:“这是我偶然买到的神像,雕刻的是一位女神作战的戎装。一手长矛,一手坚盾,大理石的材质。可以保佑人更聪明睿智。”次郎补充道:“这尊大理石像我们卖一百一十五万钱,但是还要一样东西——一样别的神器。我们就卖。”
8 `* T3 y( j. q( f8 Q! V
3 T) E1 O3 g) e; O8 c0 h轩辕氏看这女神像,说:“这雕像很好,但是不值这样多的钱。我们拿十万钱加东西来换,我看价格才合适。”完颜亮笑问:“这神像很好。可是我买来安放在哪里?又怎么带回家乡安放?”女神像双眼似乎闪过光辉。3 D3 o& @( a+ R) v1 ]$ Z: Q$ L
0 |  Z) O  m; X8 {/ `7 l: Q+ _0 T
姜白问道:“有没有价钱稍微便宜点的商品?”安倍空得从竖柜里拿出了一件商品,放在了桌子上。这是一件铠甲。安倍空得介绍道:“这是一件牛皮衬铜皮的铠甲。可以遮挡身上的要害。制作精良,轻便好用。我卖六万铜钱。”
: \# \$ g0 }9 p1 g
" F, \+ c! L4 V* z! c% Q细看这铠甲,内外两层牛皮,中间衬有一层铜壳。铠甲没有遮盖四肢,但是可以遮罩上身要害。次郎说:“这铠甲谁要穿着,我们把它改尺寸,刚好合身。不加收费用。”次郎又说道:“这甲衣反复锻打,确实可以防刀枪弓箭的重伤。诸位要进山经过险路,不如买来防身。”完颜亮突然问道:“有只用牛皮制作的皮甲吗?”( k( S) V) V1 K4 d/ t
* }/ I" ?: p1 L$ h) e. V4 F
安倍空得笑说道:“我们可以制作牛皮铠甲。用上好的牛皮,制作精良。一件只要五千钱。但是得等十天的时间让商会的裁缝制作。”完颜亮说:“那好。我要一件牛皮铠甲。请好好制作。”
3 U. _) P2 a: x% u2 o3 \9 ?/ I$ r! S/ q  W* ^4 X, r1 b9 I3 X
完颜亮从身上拿出一块金,递给安倍空得。这金成色不好,但也有半斤重量。安倍空得接过金块,仔细看看,说:“诸位继续看商品,我去去就来。”拿着金块去商铺的其他房间。次郎说:“我们看看其他商品。”从竖柜里拿出了一把短弓。; z& z; w: m* `
# N( x9 g7 A8 A% I7 T! K; j& B1 X/ A
这把短弓,弓身材料是黑紫的木材,长三尺多。次郎介绍道:“这是一把优质的短弓,弓身用的是优质细选的紫木,弓弦是优质牛筋制作。如果进山打猎,方便随身携带。”次郎又说:“这把弓使用较简便,威力却不小。我们卖六千钱。”完颜亮看了看这把弓,轻轻一拽弓弦,说:“也可以用。你们卖这弓能用的箭吗?”次郎回答道:“我们卖箭。一百支箭卖五百文钱。”轩辕氏把这短弓拿过,也拽一拽弓弦,说:“我制作的弓比这要好。不必买。箭也很好制作。只是需要铜箭头。”  w# J+ ^0 [  b, A

& e" j# [5 \% h9 I. X: }8 A安倍空得回到了房间。安倍空得对完颜亮说道:“完颜先生,您的金块我当作六千钱收下,您看可以吗?”完颜亮说:“可以。那么我再要二百支弓箭,你算一下帐。”安倍空得看大家正在研究短弓,问道:“我还有别的弓,今天还看吗?”轩辕氏说:“也到午饭的时间了。不如下次我们有机会再看您的商品吧。”次郎说:“那好。完颜先生先随我去量一下衣服尺寸。商会长再拿一件商品请大家一看吧。”
: F2 c3 G. {; Y1 ~7 ^8 a5 J
# O3 j2 D. E0 p' ~9 _8 G  M. ?, p  U次郎带完颜亮去量衣服的尺寸,准备制作一件牛皮甲。安倍空得从房间的另外一个木箱里,找出了一件东西。这是一尊玉雕。安倍空得把玉雕摆在桌子上,说:“轩辕先生和姜白先生看看这尊玉雕。”轩辕氏和姜白看着桌上的玉雕,玉雕是青玉所刻,刻画的是一幅画。一整块青玉,一面切割平整,以线条刻画着一座山,山上有左上有一轮日。山下有一些人物,有人双手朝向山,有人肃立面向正面。还有一个拿着手杖的人,以手杖指着山的方向。
) V& p2 u9 b+ t& ]6 _. P
, J1 r. {/ N1 ?( \0 X" l1 F3 N轩辕氏问道:“这幅画画的是什么?”安倍空得回答道:“这是一群人在山下仰望山神。这神山是一座火山。但是神灵却很善良。”姜白说道:“这是在晴天祭祀山神的仪式?这玉雕也是神器吧。”
/ A: c+ z) |; q# ]8 A" e/ p, l# }: l- ?7 X
几人正在说话,完颜亮和次郎量衣服回到房间。完颜亮看着这青玉雕刻画。次郎说:“这是久远以前的一块玉,我们也打算卖掉。美玉很好,雕刻也很不错。是非常好的东西。”安倍空得说:“这玉雕刻画,是艺术品。我出价一个亿的钱。如果有钱,你们可以买下。”轩辕氏说:“山野村人,能看到这样好的画,已经很好。何必买下玉石?”7 y" q, d) @3 i& x: Q
# M9 A8 i: H; ]2 w; P0 E7 P& s+ o  C2 F
完颜亮说:“这玉石画很好。安倍先生,我们没有那么多钱。给我们看这么值钱的商品。也开眼界了。”完颜亮很高兴。安倍空得说:“以后有需要的东西找我买,我们买好的商品,也卖好的商品。”3 r) P( Q; c2 ~5 w) n, v7 f

% Y+ s; L$ B- ?7 t: P安倍空得又说:“大家一起去吃午饭怎么样?”完颜亮说:“不必了。我们还想买些别的东西,也在镇子里再看看。下次我们再来你们的商铺。”轩辕氏和姜白也说要再去镇子里走走看看。0 E8 G. j/ d& ~: G7 h

$ _& E9 U$ {8 \# {次郎把二百支箭准备好。完颜亮把这些箭放在背着的药篓里,然后完颜亮对次郎嘱咐,皮铠甲好好制作,十天后来领皮铠甲。次郎招待众人去前厅看还有什么需要的东西。安倍空得说道:“十天之后,完颜先生再来,我们能够按时把皮铠甲制作好。”: w. b' c; O- O4 Z

9 r2 P: B* o' P& i% J安倍空得又问:“笔墨你们打算如何购买?”完颜亮说:“一会儿麻烦轩辕你们两个回村里,我去买些笔墨再回去找你们。”次郎说道:“我知道哪里有卖笔墨,有机会我还想向姜白先生讨教学问。不如我去替你们买笔墨,然后给你们送去吧。”姜白说:“那么请问这附近哪有卖笔墨的?”次郎回答道:“附近有一个城市叫做江阳。那里应该有卖笔墨。”
& F$ y, X, k8 G9 o1 k8 W* x5 k0 H7 L6 ~* L" d; {
完颜亮说:“那麻烦次郎陪我去一趟江阳,买些笔墨和书写用的东西。轩辕你们二人帮我把这些箭支拿回村去吧。”轩辕氏说道:“那么就这样办吧。我们在镇里买些东西,就回村里去。”安倍空得对三人说:“今天有幸认识几位贤人,我非常高兴。希望次郎能够有机会和姜白先生学些学问。”7 E8 u0 S$ N9 B3 ?3 j3 b
0 w  }+ {) V6 U; s4 Y" |6 H+ |7 ^
安倍空得又对姜白说:“你还要买些衣物鞋子吧。在镇里看看,这些东西都很便宜。”于是。轩辕氏三人决定先去吃饭,然后完颜亮来找次郎一起去江阳买笔墨。
* N0 s7 V+ v1 [7 ^9 S: W. w
1 Z- \1 o' G4 |0 y( @有火来到了旭日商铺的门堂,轩辕氏三人正要去吃饭。看到对方,有火直接说道:“昨天晚上大家一起吃饭,今天我该尽地主之谊,请大家一起再吃一顿饭。我看午饭时间也到了,就来安倍先生的商铺,大家跟我一起找个饭馆好好吃一顿!”轩辕氏说:“让你请客吃饭,不如这次我来请客也可以。”安倍空得说,我们也要去吃饭,大家一起找个饭馆吧。众人纷纷说好。
' l" W" P/ P4 ^0 w7 Y
+ ?, {6 w+ L) ]( S0 t7 N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加密...

泰国中文论坛提供的资源来源于网络,如果有侵犯您版权的文章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
严禁发表违反中泰法律的相关言论!     客服电话:085-3851999
Copyright © 2024 泰国中文论坛All Rights Reserved.
今天是:|本站已安全运行了:
|

Powered by THCNBBS.COM

手机版